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杨立志:梦回山林  

2015-08-10 17:2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2年第一次游过五龙宫后,本想写一篇游记,但却迟迟不能下笔。不是五龙宫古建筑遗址没有历史震憾力,也不是白龙潭、华阳岩、灵应岩、凌虚岩等五龙宫周围的景点缺乏清幽之趣,而是五龙宫内外的山林植被状况与古代诗文描述的情况大相径庭,让人有一种无法理解、无以言说的感受。五龙宫周围古代的森林植被是什么样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五龙宫周围的森林被人为砍伐?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我心里,挥之不去。

五龙宫的景致向来是以清幽取胜的。明代驸马都尉沐昕曾写过七律《五龙披雾》,诗云:“玉立崚嶒翠欲流,五龙潜处景偏幽。烟消远峤猿声断,日射灵湫蜃气收。捧圣神回山寂寂,插梅人去水悠悠。应期莫负生民望,四海长令岁有秋。”从诗的首句即可看出,林木畅蔚,青翠欲流,是五龙宫景观的主色调。明代著名诗人王世贞六律《游五龙宫》云:“听雨过青羊涧,披云出紫盖峰。曲曲蜿蜒复道,层层历落怪松。嵌岩几点靺鞨,拥殿千朵芙蓉。倦时但引三爵,睡法不输五龙。”五龙宫周围峰峦高耸,密树森罗,绿叶浮碧,翠波欲流。正是由于五龙峰、灵应峰及宫殿内外古木参天,层层松杉,浓荫掩映,才成就了五龙宫处处幽深、处处清静的奇瑰景观。

五龙宫历史悠久,其古树名木皆有来历,多与道教神话有关。据《武当福地总真集》等山志记载:“榔梅树,在五龙宫北,磨针石南上。有枯木一二,边有一木参天,呼之曰榔梅。榔木、梅实、桃核、杏形。耆旧相传曰:‘此木一枯,不出丈寻,一株复荣,真仙果也。’传云:昔玄帝磨针之悟,因摘梅花插于榔木之,誓曰:‘我若道成,梅当结实’。是以灵根仙迹,万古如初”。实际上,所谓“万古如初”云云,只是古人的理想。清末以来百余年中,许多人到五龙宫寻找榔梅,都无功而返。清代均州儒学训导贾笃本《榔梅》诗云:“……我今访居人,此种已寥落。桃核杏实间,杳焉不可索。惆怅倚荒崖,斜阳下林簿”。

如果说榔梅是珍奇植物,采摘的人多,损害了根系而死亡还有情可原的话,那么五龙古杉林被砍伐殆尽却是一件难以让人原谅的事情。五龙宫古杉林并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南宋道土房长须用四十余年的功夫栽培而成的。《武当福地总真集》说:“神仙房长须,不知其名。宋南渡后,隐居武当,日以栽杉为事。今五龙宫后之杉,皆公手植之。培植灌溉,靡有暇刻”。到明代,这些杉树已长到十围粗细,高耸入云,紫翠之色,互映如图画。明代文人对此印象深刻,其游记多有记载。湖广巡抚顾璘说:“初七日,问山北僻道,访五龙宫,景甚幽邃。涧泉清冷可听,时从高崖,低缘涧道,不啻千仞,如飞鸟翩然下青壁,爱且悚惕。荒茅密竹,闻往时多虎,今人盛,亦不见也。苍杉参天,有大十围许者,时成林,亦他山所无。”湖广按察司副使徐学谟说:五龙宫自然庵“前后罗柽、杉、文杏,千章婆娑,蔽天阴其下。以东瞰昕景,旋荡杳霭间,殊幽丽可念”。

由于到五龙宫前读多了这样的文章,所以把五龙宫想象得很美很美。没想到站在五龙宫的山坡上却看到另一番景象:残破的宫墙内种的是一片玉米,宫后的灵应峰上种的还是一片玉米。我刨根问底地问当地农民:“这里的大杉树哪儿去了?”农民说:“五十年代修紫霄宫,县财政局盖礼堂,用的都是这儿的杉树。”我呆呆地站在光秃秃的山坡上,不知该说些什么。

后来,我翻阅历史资料时发现,大肆砍伐武当山林木并不是从五十年代开始的。早在清朝雍正年间,滥砍滥伐武当山林木已经引起官方的重视。清代官员鲁之裕(1665——1746年)是雍正十年(1732年)任分守襄郧下荆南道的。他在任期间多次到武当山考察,发现砍伐官山松竹树木的现象非常严重,乃于雍正十二年(1734年)专门在五龙宫大殿前立《封禁官山》碑,内云:“湖广湖北布政使司分守襄郧下荆南道兼理水利按察司□□,赏批封禁官山河路,以绝砍伐,以育风脉事。本年十月十日□□□□□□□□起,禀称窃思官山风脉,全赖松竹培养,奈山下河路无有□□□□□□,混砍侵伤,借其河路,得以发贩竹木牌爬,况此河乃山水冲溪□□□□□□,仅有发牌便用,故有如此大伤大害,深为切要。恳祈山主大老爷电准下情,赏造封禁碑,勒金批禁示庶道人,遵据查守,□□□□□□贪心自息,而山脉可保全于万一也等情……。”襄阳知府周凯(1779——1837年)《武当纪游二十四图》有《谢赠四叶参》诗“寻梅我见三株梅,采药人贻四叶参。莫道仙山开辟后,……。”诗后小字题跋云:“山自乾隆十九年许民入山开垦,民居崖种杂粮,伐木殆尽。”清乾隆十九年(1754年),官府允许老百姓进入武当山场开垦荒地,老百姓在山中搭建崖屋居住,烧掉山林,种植玉米、红薯等杂粮。前后不过60多年的时间,到道光五年(1825年)周凯巡视武当山时,已是“伐木殆尽”。可见,对武当山森林滥砍滥伐最严重的时期是清朝中期。

从五龙宫回来后,我多次在梦里回到五龙宫。梦里的五龙宫古杉万株,参天蔽日,弯弯曲曲的夹墙复道被绿树掩映着,仿佛没有尽头;一层层抬高的崇台上耸立着檐角飞举的殿堂,崇台上铺满松杉,苍翠接天;站在宫门口举眼环望,红色宫墙依着山势的高低隐隐约约地蜿蜒于密林深处……。

                           原文发表于《长江文艺》2013年武当山专号,有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