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杨立志:明代驸马都尉沐昕与武当山(一)  

2012-12-27 17:13:01|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当山道教宫观是明成祖敕建的“朝廷家庙”。从历史、艺术和科学的角度看,这一古建筑群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因此,1994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其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是,对于当年负责指挥武当山建筑工程的驸马都尉沐昕我们所知甚少,《明实录》、《明史》上没有沐昕的传记,近代以来也没有专门研究他的论文发表。有鉴于此,笔者不揣浅陋,搜罗文献,钩稽史料,对沐昕其人其事,对其督建武当道宫、宣扬天真瑞应之行为及所留诗歌、书法作品等略作分析和考证。

    一、侯门华胄  皇家懿戚

    沐昕是明朝开国功臣黔宁王沐英的小儿子。沐英(1345—1392),字文英,安徽定远人。八岁时父母双亡,被朱元璋收为养子,赐姓朱氏,洪武元年(1368年)复沐姓。年十八,授帐前都尉。积功至大都督府同知,以破土番功,封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荣禄大夫、柱国、西平侯。从傅友德平云南,战功卓著,留镇其地,宣布恩惠,招怀番酋,得其欢心。先后镇云南十年,好贤礼士,抚卒伍有恩。卒于镇,年四十八,军民巷哭。明太祖破格追封他为黔宁王,谥昭靖,配享太庙。[1](P3757—3759)沐英共有五个儿子:沐春、沐晟先后袭西平侯爵,镇守云南;沐昂官至右军都督同知,掌云南都司事;沐昶早卒;沐昕为驸马都尉。沐英父子长期镇守云南,“对于保障明廷无西南之忧,巩固西南边防,发展明代云南地区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作出了重大贡献”[2]。(序P1)沐昕的嫡母耿氏(1345—1431年),被朝廷封为黔宁王昭靖夫人,“训迪诸子,咸底成立”。[3](卷21)其生母颜氏,后亦被朝廷封为夫人。沐昕生长在这样的家族中,其童年和青少年时代肯定受过良好的教育,兼具文武之才。所谓“秉德谦虚,小心翼翼。资兼文武,志乐书诗”。[3](卷16)是其青年时代品行才干的真实写照。

    沐昕封驸马都尉的时间是永乐元年(1403年)六月初二。《明太宗实录》云:“戊申,沐昕为驸马都尉,尚常宁公主。”同年七月,驸马都尉沐昕“岁给禄米二千石”。[4](卷21)按明代定例,为公主择驸马,其人应是“容貌齐整,行止端庄,父母有家教者”。[5](P416)沐昕显然符合这一条件,并经皇帝御前钦定为驸马。《明史》云:成祖五女:“……常宁公主,下嫁沐昕,西平侯英子。主恭慎有礼,通《孝经》、《女则》。永乐六年薨,年二十二”。[1](P3670)《明太宗实录》云:永乐六年(1408年)三月戊午,“常宁公主薨。主,上之五女,淑慧恭慎,动止有礼。通《孝经》、《女则》、《列女传》,下嫁驸马都尉沐昕,逾执恭俭,惇妇道。薨年二十三。上深悼之,赐祭。皇妃、皇太子妃、诸王王妃、各宫公皆祭”。[4](卷77)常宁公主病死于永乐六年三月初九日,以《明太宗实录》所载,年二十三岁计,她出生在洪武十八年(1385年)。

    永乐初年,沐昕与常宁公主的婚姻是带有政治色彩的,云南沐氏家族与明皇室的亲情关系因此得以加强。这段时间沐昕至少曾三次奉明成祖之命颁赐周王橚:永乐二年(1404年)十月“复遣驸马都尉沐昕以羊百牵、酒千瓶及外国所贡珍异之物驰赐”周王橚;[4](卷35)三年(1405年)七月,“以周王橚生日,遣驸马都尉沐昕赐彩币、羊酒、良马”;[4](卷44)同年十一月,又“遣驸马都尉沐昕赐周王橚羊百牵、酒三瓶”。[4](卷48)此外,永乐四年(1406年)十二月,明成祖派沐昕迎接乌思藏(即今西藏)尚师哈立麻。《明太宗实录》:“戊子,遣驸马都尉沐昕迎尚师哈立麻。先是中官侯显往乌思藏征哈立麻,至是显遣人驰奏已入境,故遣昕迎之”。[4](卷62)永乐十年(1412年)七月,明成祖敕命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营建武当山宫观(详见后)。永乐十八年(1420年)十二月,明成祖令“享南京太庙”,驸马都尉沐昕奉命“行礼”。[4](卷232)

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八月,明仁宗“命驸马都尉沐昕掌南京后军都督府事”。“命太监王贵通率下番官军赴南京镇守,宫中诸事同内官朱卜花、唐观保,外事同驸马都尉西宁侯宋琥、驸马都尉沐昕计议而行。”[4](卷1上)是时,明仁宗刚刚登上皇位,任命沐昕坐府典兵,表明新皇帝对这个皇亲国戚的信任和重视。

    沐昕此时可谓位高权重,为人处事已不像永乐前期那样谨慎了,时常有一些违法的行为。永乐二十二年十一月,太子宾客、都察院左都御史刘观等劾奏驸马都尉沐昕:“先帝临御之日,命掌后军都督府事,稍畀重权,辄营非分:擅取官木,窃造私第,甚至胁人女子为妾,既已置诸法司,久乃曲蒙原赦。皇上嗣登大宝,俯念至亲,略其前过,命掌南京后军都督府事。所宜改过效职,乃更肆欲为非,擅拓官街,毁军士营房,拆都府仓禀以营其私第,砖瓦林木窃取于公家,工匠人力横索于军伍,又占据官地,役民耕种,贪婪无厌,法不可容……”。刘观等在劾疏中请求明仁宗将沐昕“付法司明正其罪,为勋戚之臣不遵国法者戒。”但明仁宗还是“以亲亲之故”而宽宥了沐昕的违法之罪,仅“封所劾章示昕”,以告诫之。[6](卷4上)

    洪熙元年(1425年)二月丁未,明仁宗命太监郑和领下番官军守南京,“遇外有事,同襄城伯李隆、驸马都尉沐昕商议的当,然后施行”;同月庚戌,明仁宗以镇江、苏州、常州一带强贼出没,勅守南京襄城伯李隆、驸马都尉沐昕等捕之。[6](卷7上)同月戊辰,“敕守南京驸马都尉沐昕:自今孝陵四时祭祀,命尔行礼,必诚敬清洁以格神明,不可纤毫怠忽。其都督府印封襄城伯李隆兼管,尔不必预”。[6](卷7下)沐昕被解除兵权,当与他所犯罪状有关,是明仁宗对他的一种惩诫。

    宣德十年(1435年)二月,明英宗即位,赐驸马都尉沐昕“白金八十两,彩币四表里。”[7](卷2)正统五年(1440年)十一月己未,“封驸马都尉沐昕母颜氏为夫人,赐诰命。”[7](卷73)正统九年(1444年),九月,命驸马都尉沐昕署掌宗人府。[7](卷120)同年十二月,“驸马沐昕因阍者及家奴有罪,杖死之。奉御阮伯山以闻。诏昕陈状,昕输罪。上曰:‘人命至重,下人果犯法,当奏送法司究问,那得擅于私家杖杀之?昕罪本难宥,但念是国亲,姑为屈法。今后仍如此擅作威福,必罪不宥。’。”[7](卷124)正统十年(1445年)七月,沐昕以其父沐英所遗庄田、畜产、财物、人口都在云南,请求皇帝分拨一些遗产给他,以供“四时祭祀公主坟茔及赡养老母”之用。明英宗认为:“其祖业宜相礼让,奈何弗念同气懿亲,敦友爱之道,反欲分争财产,贻笑外人乎。所奏不允。”[7](卷131),正统十二年(1447年)九月“丁巳,命驸马都尉沐昕掌南京后军都督府事。”[7](卷158)正统十三年(1448年)九月,驸马都尉沐昕母颜氏卒,“遣官赐祭,命有司营葬。”[7](卷170)

    景泰三年(1452年)十一月丙戌,“命南京后军署都督佥事萧能署掌本府事,以掌府事驸马都尉沐昕有疾致事也。”[7](卷223)景泰四年(1453年)夏四月甲午,“驸马都尉沐昕卒,辍视朝一日,遣官赐祭,命有司营葬”。[7](卷228)其墓在江苏省江宁县泰北乡。[8](卷37)

    明代王世贞云:沐昕“尚太宗公主,为驸马都尉,屡掌南京都督府,以寿考终。”[8](卷82)古人以六十岁为下寿,八十岁为中寿,一百岁为上寿。既然王世贞称沐昕“以寿考终”,其尚公主时当在二十岁上下,故其寿命可能在七十岁左右。假设他与常宁公主同岁,其寿命也是六十有八。

    沐昕任驸马都尉50余年,屡掌南京后军都督府事,署掌宗人府,又曾专职负责孝陵的四时祭祀,可谓是历事五朝,位高权重的勋戚大臣。虽然他曾数次违法犯罪,但都得到明帝的宽宥,这表明沐昕是深得明帝恩宠的皇亲国戚。当时大臣杨荣的文集中有几篇与沐昕有关的文章,对沐昕多有称颂:一是在《黔宁昭靖王夫人耿氏墓志铭》中说:“太宗以昕肺腑之亲,屡任以事,皆称上意,令誉有闻。”[3](卷20)二是在《清乐轩记》中说:“驸马都尉沐公……为国勋戚而能忘乎富贵之势,日接贤士大夫”。“屡命掌行后军都督府事,施设有序,上以公为才,下以公为惠,而时论重焉。”[3](卷9)三是《沐驸马像赞》说:“侯门华胄,皇家懿戚。秉德谦虚,小心翼翼。资兼文武,志乐书诗。煌煌勋业,光照鼎彝。有峩其冠,有伟其服。允矣君子,其温如玉。”[3](卷16)杨荣与沐昕的私交甚好,故这些评价中肯定有不少溢美之辞,但透过这些溢美之辞可以看出,沐昕在明代皇亲中还是一位比较有才干、比较有文化修养的驸马都尉。

    二、督建武当,宣扬瑞应

    沐昕是明成祖钦差的督建武当工程的把总提调官,而营建武当山道教建筑群的工程是明成祖非常重视的四大工程之一。永乐一朝的四大工程非同寻常:营建北京,国都北迁,政治中心离开南京,形成天子守边的格局;浚通大运河,便于向京城运送粮食和物资,事关国计民生;修建南京大报恩寺,是为了报答皇考、皇妣的生养之恩,“且祈普佑海宇生灵,及九幽夹滞,咸沾利济。”[4](卷128)也有人说明成祖此举是为其生母硕妃祈福。修建武当山宫观,一方面是扩大真武神阴佑靖难神话的影响,宣扬燕王入继大统是道教神灵的旨意,以君权神授之说来强调永乐继统的合法性,另一方面也有“上资皇考、皇妣之福,下祈福天下生灵,如岁丰人康,灾沴不作……”等目的。[4](卷88)鉴于营建武当山道教宫观工程有特殊的政治意义和宗教意义,所以,明成祖钦定的工程指挥班子由他最信任、最亲近的勋臣贵戚和朝廷大臣组成:隆平侯张信是被他称为“恩张”的靖难功臣;驸马都尉沐昕是他的女婿,是“肺腑之亲”;礼部尚书金纯、工部侍郎郭琎是他着力提拔的勤敏谨慎的大臣。这个指挥班子的核心人物是张信和沐昕。

    明成祖营建武当宫观工程历时十四年,共颁布圣旨敕谕三十余道,其中有六道与沐昕有直接关系。1、永乐十年(1412年)七月十一日,明成祖颁布黄榜《皇帝谕官员军民夫匠人等》,内云:“武当,天下名山,是北极真武玄天上帝修真得道显化去处。历代都有宫观,元末被乱兵焚尽。至我朝,真武阐扬灵化,阴佑国家,福庇生民,十分显应。我自奉天靖难之初,神明显著威灵,感应至多,言说不尽……如今起倩些军民,去那里创建宫观,报答神惠……特命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等把总提调……”。[10](P20)2、《御祭祝文》:“维永乐十年岁次壬辰七月甲辰朔越十一日甲午,皇帝遣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等昭告于北极玄天真武上帝曰:‘兹者命官统率军夫修建宫宇,报答神贶。上资荐扬皇考、皇妣,下为天下生灵祈福。谨用祭告,神其相之。尚享’。”[10](P20)3、永乐十年七月十一日《敕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今命尔等启行。俄有风云雷电,自西南而至,其势不徐不疾,显是神明感应之嘉兆。然神明之所感者,一诚而已。尔等宜体朕诚心,益加敬谨,竭力用工,以答神贶。不可有丝毫怠忽。故敕。”[10](P20—21)4、永乐十一年(1413年)九月十一日《敕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等》:“今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举保道士,分派各宫:道录司右玄义任自垣、道士邵庆芳为玄天玉虚宫提点,高道周惟中兼提点,林子良为副官;兴圣五龙宫以李时中为住持,道士吴继祖为提点;太玄紫霄宫以李幽岩、胡古崖为提点;大圣南岩宫已命右正一孙碧云为住持,以王一中为提点副之。各处宫名只依此敕为定。用报汝知之。故敕”。[10](P21)5、永乐十七年(1419年)四月二十九日《敕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静乐国之东有紫云亭,乃玄帝降生之福地。敕至,即于旧址仍创紫云亭,务要弘壮坚固,以称瞻仰。其太子岩及太子坡二处,各要童身真像。尔即照依长短阔狭,备细画图进来。故敕。”[10](P24)6、永乐十七年五月二十日《敕隆平侯张信、驸马都尉沐昕》:“今大岳太和山大顶,砌造四围墙垣,其山本身分毫不要修动,其墙务在随地势,高则不论丈尺,但人过不去即止。务要坚固壮实,万万年与天地同其久远。故敕。”[10](P24)

    明成祖敕建武当山宫观共用军民夫匠二十余万人,其组织机构甚为严密,除“钦差把总提调官”四人外,尚有“京官”、“湖广都司布政司并各府卫所州县管工官员”及各工种工匠作头400余人。张信和沐昕作为该工程的总指挥,肩负着调度军民夫匠,确定规划设计方案等重任。对于他们在武当山的表现,当时的诗人写道:“……元勋贵戚遵上旨,朝夕经纶勤不已。指挥工匠各输能,列观诸宫同日起。……”。[10](P201)指挥这样大的工程,对张信、沐昕都是一个考验。他们小心谨慎地处理每件事情,朝乾夕惕,不敢懈怠。而沐昕和张信相比,驻守武当山的时间更长,如永乐十一年、十五年(1417年),张信二次返京奏事听旨,来回数月,只有沐昕一人住山指挥。永乐十五年,南岩宫住持孙碧云羽化,“驸马都尉沐公、礼部尚书金公、侍郎郭公闻讣嗟悼不已,故会葬于桧林庵。”[10](P133)此处没提隆平侯张信,说明张信不在武当山中。修山工程的指挥部(大本营)——“老营”设在山下的玄天玉虚宫,沐昕办公休息之处也在玉虚宫。宫之西坞林高水甜,幽静清爽,有仙衣亭、张仙洞、圣水池等仙迹,沐昕经常在这里休息读书。《大岳志略》云:“(仙衣亭)左圣水池,池上石大如斗,仅可置案几,沐都尉读书处也”。[11](卷3)

    沐昕在武当山除指挥工程外还有一项政治使命,即与张信一起专门搜集修山期间的各种“瑞应”,及时向朝廷汇报,以强化君权神授的舆论,证明靖难继统的合法性,巩固明成祖的统治地位。沐昕与张信在武当山搜集的“瑞应”主要有以下几件:1、“黄榜荣辉”:永乐十年九月,武当营建工程正式动工,明成祖的“圣谕”黄榜“揭于玄天玉虚宫前通衢之上,覆以巍亭,护以雕槛,丹漆绚耀,照映山林。使凡官员军民过于亭下,莫不肃敬。……是后亭上常有荣光烛天,祥云旋绕,霞彩交辉,珍禽仙鹤,飞鸣翔集”。2、“黑云感应”:同年九月十七日,正式兴工的前夜,张信、沐昕“率各官斋祓宿于玄天玉虚宫下,至期陈设于正殿之基,侯等虔恭肃畏,以入即事。是时天地开明,月星朗耀,仰见黑云自西北而起,大如车轮,来覆山巅。”由于真武玄帝又被称为“黑帝”,所以黑云的出现就成了真武神显灵的标志。3、“骞林应祥”:永乐十一年(1413年)春,武当山骞林树数百株“萌芽菡秀,细叶纷披”,“绿叶舒齐,馨香馥郁。侯与驸马相谓曰:‘骞林叶尤能愈疾,自古云然。况今年之树发生繁盛,岂非天真显化以彰其灵。’谨用采摘,进献于朝,仍附著《启圣录》,庶以扬其异焉。”4、“榔梅呈瑞”:武当山五龙宫有榔梅树,相传是静乐国太子修道之时,折梅枝插在榔树上,仰天发誓说:“我若修道成仙,这颗树就会开花结果。”永乐十一年春,榔梅发花,“五月果成,珠玑错落,翡翠交辉,累累满枝,莫计其数……是盖由我皇上至诚感格,故虽榔梅仙果,亦皆显瑞呈祥。侯与驸马采取进之于朝,以彰其灵异”。5、“神留巨木”:永乐十年十一月十日,工部侍郎郭琎同吏部郎中诸葛平等,督运木植,经过武昌,见有大木一根,立于黄鹤楼前江中,奔流冲激,屹然不动,遂载至武当山,“侯与驸马于是具鼓吹迎送玄天玉虚宫。复上闻于朝,以为正殿之梁,使万代有所瞻仰”。6、“水涌洪钟”:永乐十一年五月十六日晚,湘潭人刘忠等,舟行至光化县洋陂滩,忽遇黑风骤至,雷雨交作,船不能行,吹泊岸下。须臾风止,见一大钟涌出水上,遂载以行。“是时隆平侯与驸马都尉闻而喜曰:‘是钟湮没已久,当武当兴宫观之日而出于水中,岂非神明默相之,将以鸣兹山之盛,为万古灵异之征。’于是具鼓吹迎送玄天玉虚宫,永奉晨夕香火”。[10](P179—182)7、“圆光屡现”:永乐十一年五月二十五至八月十九日,武当山修理彩绘大顶铜殿及紫霄福地时,天空中共出现五色圆光十余次,当时文献记载说:“五色圆光闪现圣像,左右有二天神侍立。”[12](P812—824)8、“金杵跃出”:明代彩绘《武当山祥瑞图》(现藏北京白云观)记载:永乐十二年(1414年)闰九月十三日,“大岳太和山兴圣五龙宫磨针涧老姥殿前造石桥成,桥边有大石阻碍行路,移石去土,忽有铁杵跃出”。《御制大岳太和山道宫之碑》在叙述武当“瑞应”时说:“九地启秘,金杵跃出”。[10](P25)明代无名氏《铁杵歌》云:“……万年神杵一朝见,六丁捧出山之阿……贵戚从此是仙工,再三拜进登九重。圣主临轩垂一览,灿然清彩霁重瞳……”。[10](P201)从这首诗歌记载的情况看,被宣扬为“瑞应”的“铁杵”是由“贵戚”沐昕进献到朝廷去的,明成祖临轩垂览,灿然一笑,显示出对沐昕奏报此类“瑞应”的肯定。

    张、沐二人对自己的政治使命是非常清楚的,因此,当他们发现有可以想象为“瑞应”的奇异现象时,马上给明成祖汇报,而明成祖对此类“瑞应”也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或将武当山进献的榔梅赐给张天师,或将“瑞应图”出示百官,让大臣们相互传看。永乐十一年六月戊申,礼部尚书吕震以武当山出现五色彩云为“瑞应”,率百官朝贺。明成祖遂敕谕群臣说:“武当创建宫观,上资皇考、皇妣之福,下祈天下生灵,如岁丰人康,灾沴不作,此朕素愿。今兹祯应,盖皇考、皇妣之福,而山川效灵所致。”[4](卷140)张、沐等人为了广泛传播这类神话,还把这些“瑞应”事迹绘成图画,附著在《玄天上帝启圣灵》一书中,“庶以扬其异”。后来这些“瑞应”又被编成《大明玄天上帝瑞应图录》,收入《正统道藏》,“使览者知所敬信焉”。[12](P818)我们今天能看到的明代武当山“瑞应”除《道藏》本外,还有北京白云观所藏明代彩绘《武当山瑞应图》等,这些《瑞应图》的编绘都与张、沐等人有直接关系。

    沐昕把总提调武当山工程历时九年(1412—1420年),朝夕经营,勤于其事,受到明成祖及当时文人的肯定。杨荣说:“……昔在永乐中,诏营缮太岳太和山宫观,已尝命公督其役,绩用有成。”[3](卷9)沐昕和张信在武当山期间发现的“黑云感应”、“榔梅呈实”、真武神“显像”等奇异现象,更是明成祖津津乐道的“天真瑞应”,他在《御制大岳太和山道宫宫之碑》中专门记述此类瑞应,并感叹说:“神之响应,有如此者”。[10](P25)正因为沐昕在武当山的所作所为深得明成祖之心,所以他在永乐一朝始终受到成祖的宠信。(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