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杨立志:胡濙登临武当山考略  

2011-08-30 10:41:16|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序:上月有网友在本博客“留言”栏问及拙文《胡濙五登太和巅》,当时没有找到拙稿文档。后来虽然找到发表拙稿的杂志,但由于近年发现了一些新资料,感觉旧文意犹未尽,有必要作些改动和补充,所以迟至今日才上传拙稿,请网友鉴谅。俗务纷纭,身不由己,有半日沉浸于学术,也算超脱之事吧。

                                                                                                                                      ——作者          

         胡濙(1375—1463),字源洁,号洁庵。明代政治家、文学家、医学家。直隶武进(今江苏省武进市)人。生而白发,弥月乃黑。明代建文二年(1400年)举进士,授兵科给事中。燕王入继大统,召胡濙问事,回答称旨,升为户科都给事中。永乐丁亥(1407年),成祖认为近侍中胡濙忠实可靠,命他到各地巡游,颁发御制诸书,并访仙人张三丰,察人心之向背。十四年(1416年)还朝,擢礼部左侍郎。十七年(1419年)复出巡江、浙、湖、湘诸府,二十一年(1423年)还朝。他先后在外巡行十七年,足迹遍天下。洪熙初(1425年)转太子宾客,南京国子监祭酒。宣德改元(1426年),进礼部尚书。景泰初(1450年)加少傅,兼太子太师。英宗复辟,以老致仕。天顺七年(1463年)卒,年八十九,谥忠安。《明史》云:胡濙“历事六朝,垂六十年,中外称耆德”。“濙节俭宽厚,喜怒不形于色,能以身下人”。每当朝廷有大事,都请他预定政策,所以明代人称赞他说:“胡公以硕德立朝,忠勤笃棐,夙夜匪懈。历事六主,并受宠遇。画接蕃庶,冠绝百僚”。可谓一代名臣。

    《国榷》等书认为胡濙永乐间出巡,“名访张三丰,实阴察建文在否也”。此说虽盛行,但笔者认为兹“建文出亡”一说纯属后人臆测,不足为据,因为建文帝自焚而死已载入实录,后世有关建文出亡的传闻虽多,但相互矛盾,且均无事实根据。对此,浙江师范大学孙正容教授曾撰《从“建文逊国”说看旧史家的局限》一文,辨之甚悉,此不赘述。仅就胡濙巡行天下之使命看,也不能认为成祖派他访寻张三丰只是借口,因为当时派出去寻找张三丰的人还有很多,而且带着成祖致张三丰的亲笔信——《御制书》,该信最能表示成祖谒见及仰慕三丰之心。因此,笔者认为胡濙巡行天下的主要使命:一是为了寻找成祖景仰的武当高道张三丰,二是为了了解普察民间百姓对燕王“靖难继统”的看法,即“人心之向背”。这二个使命表面上没有关系,实际上联系紧密,其联系点就在武当山。张三丰信奉玄帝并预言“武当山异日当大兴”,成祖大修武当宫观,崇奉玄帝以实现张三丰的预言。这些都是为了宣扬玄帝阴佑“靖难”,燕王继统乃“君权神授”的舆论,以此来维系民心。胡濙一生至少五次登临武当山,在这里他发现了对永乐皇帝特别有利的民间舆论。为此他曾多次向永乐帝汇报武当山的各种事情。

1、胡濙第一次登临武当山大顶的时间点难以确考,但时间段可以定在永乐五年(1407年)至永乐十四年(1416年)之间。永乐五年,胡濙以户科都给事中奉皇帝之命颁御制诸书及访寻仙人张邋遢(即张三丰),曾到过武当山。证据一:明代著名画家王绂(1362—1416年)《王舍人诗集》卷一有《赠胡都给事中》诗一首,诗前小序云:“都给事中胡君源洁,文雅清慎,志趣高朗,与予有同乡之好。尝自大江而上岷蜀,由关陕至于中原,凡名山古迹之间,履无不至……”。胡濙奉命寻访仙人张三丰,凡名山古迹之间,都要亲自去寻找。武当山大顶是张三丰游览过的名胜,胡濙来武当山大顶寻访是情理之中的事。证据二:明代内阁首辅李贤(1408—1466)所撰《礼部尚书致仕赠太保谥忠安胡公神道碑》云:“……(永乐)丁亥,上察近侍中惟公忠实可托,遂命公巡游天下,以访异人为名,实查人心之向背……以故虽穷乡下邑,轨迹无不到,在湖广最久”。胡濙奉命巡游天下,在湖广地区呆的时间最长,当然不会遗漏位于湖广襄阳均州境内之武当山。证据三:明代任自垣《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二《诰副墨第一》录有永乐十年(1412年)二月初十日《御制书》,内云:“皇帝敬奉书真仙张三丰先生足下:朕久仰真仙,渴思亲承仪范,尝遣使致香奉书,遍诣名山虔请……。”胡濙既然是奉命“遍诣名山”寻访张三丰的使者之一,武当山是张三丰隐居修炼20多年的道教名山,胡濙肯定会来武当山“虔请”真仙老师的。证据四:陕西省宝鸡市金台观三清殿前有天顺六年(1462年)立石的《张三丰遗迹记》,碑乃陕西参知政事南阳张用濣识,翰林院修撰陈仓刘俊篆额,宝鸡县儒学教谕罗山张谦书丹,碑文云:“予幼稚时,闻先父均州知州、赠吏部侍郎公语人曰:‘真仙陕西宝鸡人……永乐初,太宗文皇帝入正大统,遣礼科都给事中胡公濙齎香书,遍历天下名山访求之。时吾以儒官荐升詹事府主薄,与公备言少时曾识真仙之由,公遂荐吾同往寻之,至武当山均州,久之弗遇。公回京复奏,上仍遣公往,必欲得真仙出而一见,特升吾为均州守,命伺鹤驭。朝夕来临,历数十年终不果愿。’”一般碑文都用撰者为某某,而此碑用识,不用撰者,因为张用濣乃述其父张位(即张汝立,或称张朝用)之言也。立此碑时,张用濣官为吏部右侍郎。其祖父张维(字叔廉),在洪武时为国子监学正;其父张位曾任詹事府主薄,后升任均州知州。清代马应龙、汤炳堃、贾洪昭编《续缉均州志》卷八《职官表》:明永乐年间知州中有“张位,郏县人”。张三丰与河南郏县张维、张位父子几代都有交情,来往密切,故张位受到胡濙荐举,得到永乐皇帝的青睐,随同胡濙遍历名山寻访张真仙。武当山在均州境内,是张三丰长期隐居修炼的道教名山,所以永乐初胡濙请张位随同一起,到均州武当山寻找张三丰,并荐举张位任均州知州,让他恭候张真仙降临。基于以上证据,我们认为胡濙在永乐五年至永乐十四年之间曾登临过武当山大顶。

2、胡濙第二次登临武当山大顶的时间点也难以确考,但时间段可以定在永乐二十年(1421年)至永乐二十一年(1422年)五月之间。《明史·胡濙传》云:永乐十七年(1419)至二十一年(1423年),胡濙以礼部左侍郎再次奉皇帝命出巡江、浙、湖、湘诸府。永乐二十年,胡濙顺路过武当山,在清微宫居住多日。明代任自垣《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八《楼观部》七《清微宫》:“永乐二十年,钦差礼部左侍郎胡濙因道过于此,公余见清微新宫落成,境界非凡,幽雅殊胜,故将平昔所集医书类聚成帙,名曰《卫生易简方》,上表进奏。其遗稿本,镂板山中”。清微宫在大顶西南,去太和宫七里。胡濙居住在清微宫编著医书,抬头就可以看到武当山大顶,上一趟太和宫也就一个多小时,因此,他会不止一次地登上武当之巅。《明太宗实录》卷二百六十二云:永乐二十一年八月甲子(十六日),“礼部左侍郎胡濙进《瑞光图》及榔梅、灵芝。具奏云:‘今岁万寿圣节,大岳太和山顶金殿现五色圆光,紫云周匝,逾时不散。山石产灵芝,榔梅结实,特盛往年。’礼部尚书吕震率百官进贺曰:‘此圣寿之征也。’上曰:‘朕创建大岳太和山宫殿,上资福于皇考、皇妣,下为天下生民祈福,初非为己。且朕岂不知德之凉薄,不敢恃此为。卿等惟尽心庶政,辅朕不逮,以答天眷,下民贻福,足矣。此不足贺。’”《奉天靖难记》卷一云:明成祖生于至元二十年(1360年)四月十七日,当其生时“云气满室,光彩五色,照映宫闼,连日不散”。胡濙所说的“今岁万寿圣节”指的是永乐二十一年四月十七日。“五色圆光”是永乐皇帝的吉祥色,他出生时出现“光彩五色”的吉祥云气,当他六十四岁生日时,武当山金殿再次出现吉祥的“五色圆光”。胡濙对永乐皇帝描述金殿五色圆光显现的情景如此详细,绘声绘色,既说明他是现场的目击者之一,又说明他知道五色圆光出现的特殊意义。《大岳太和山志》卷二《大明诏告》载:“钦差礼部左侍郎胡濙永乐二十一年八月十九日晚,沙城驻跸所口奏:‘敕建太岳太和山宫观大小三十三处,殿堂房宇一千八百余间……。’奉圣旨:‘朝延创建这宫观,与天下苍生祈福,若有损坏时,许那各处好善肯作福的人都来修理。不要拘定着他一处修’”。胡濙给永乐皇帝报告的事情也是永乐皇帝最关心的事情,从上述内容可以看出,永乐皇帝对武当山的各种事情都给予了高度关注。

3、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正旦,礼部左侍郎胡濙第三次登临武当山大顶,告天祝寿。明代任自垣《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十五《金薤编》第十一录有昆陵胡源洁(胡濙,字源洁)《次韵并引》,引言云:“永乐甲辰正旦,余与户部主事王公同登大顶,恭拜祖师,告天祝寿。于初五日至玄天玉虚宫,蟾宇道兄居圜堵,使人欣羡不胜。及闻迩者收掩朽骨三百六十余具,复为炼度,阴功厚德,孰有加焉?上不负朝廷超擢之恩,下克济幽冥之苦,内功外行,表里兼全,仙道可期,玄风大振。吾侪亦与有光。今蒙寄诗一章,足见静中清趣,敬庚严韵二首,投进圜中,以俟动时笑览”。“其一:圣朝文物盛虞唐,制作规模事事强。兴建太和稀世绩,功垂千古永难忘”。“其二:钟吕超凡显汉唐,后贤追躅奋坚强。……坎媾真消息,一得原来永不忘”。并乘兴撰写《次蟾宇圜中一十六首》,用五言绝句的形式,表示对任自垣道功的羡慕,并详细描述了内丹修炼之消息。如其六云:“人身小天地,血脉贯通滋。会得归根窍,须臾一复时。”其七云:“酝酿醍醐倏,黄芽日渐滋。这般清意味,不比等闲时”。其八云:“坎作阳初复,离宫汲水滋。虎龙交汇处,片饷结丹时”从这些诗的用词及意趣可以看出,胡濙本人对道教内丹学也很感兴趣且颇有研究。

4、永乐二十二年(1424)七月,礼部左侍郎胡濙第四次来到武当山。武当山五龙宫榔梅台李素希墓前现存有《榔梅碑》,碑高1.9米,宽0.8米,厚0.17米。碑龟座高0.5米,长1.4米,宽0.8米。碑阳刻文16行,行31字。碑阴刻文21行,行51字。碑阳为永乐皇帝赏赐给李素希的二道《敕书》,见《明代武当山志二种》卷二《大明诏告》。碑阴文字为胡濙所撰,内云:“钦差礼部左侍郎臣胡濙永乐二十一年九月二十四日于文华门启:大岳太和山兴圣五龙宫提点李素希,读书明理,炼性修真,志节孤高,廉静寡欲,薄于自奉,矜恤贫难,粝食粗衣,心常自足。不时举手加额曰:‘愿圣皇万岁,太子千秋。国泰民安,时和岁稔。物无疵疬,四海升平。’凡人慕其德而趋向者,莫不谕以忠孝,导以仁慈,劝善惩邪,咸蒙感化。年九十三,无疾而终,羽化之后,骨齿皆青。人皆惊异。……谨同钦差到山建醮隆平侯臣张信、礼部尚书臣金纯、工部右侍郎臣郭琎,  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篆额,玉虚宫提点任自垣书丹;玉虚宫提点罗风翔刻石;湖广布政司右参议诸葛平立石。永乐二十二年岁在甲辰七月初七日臣胡濙谨志”。胡濙这次来武当山还有一个目的,就是陪同礼部尚书金纯参加朝廷为武当山宫观告成举办的“金箓报恩延禧普度罗天大醮”。明代任自垣《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二《诰副墨》第一录有永乐二十二年御制《金箓大醮意》:“……今宫观告成,及以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十九日为始,至二十五日圆满,特命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率领道众,于玄天玉虚宫,修建金箓报恩延禧普度罗天大醮七昼夜,计三千六百分位……”。主持这次金箓大醮的是第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他在法事活动结束后,朝谒紫霄、大顶,并作《寄金胡二卿相并怀郭少宰》七律一首。礼部尚书金纯是胡濙的上司,他来武当山,当然会上大顶朝拜玄天上帝,胡濙作为他的助手,肯定会陪同他再次登上大顶。

5、洪熙元年(1425)二月十五日,礼部左侍郎胡濙第五次登临武当山大顶。《御制祝文》云:“维洪熙元年岁次乙巳二月辛丑朔十五日乙卯,皇帝遣礼部左侍郎胡濙,致祭于北极真武之神,曰:‘惟神道高玄妙,功运化权,广济生灵,阴翊皇度。兹予嗣位之始,虔修告祀,伏惟歆格,永祚邦家。尚享。洪熙元年二月望日’”。碑阴有洪熙元年四月二十八日胡濙题识:“洪熙元年二月望日,皇帝用香帛祝文,分遣大臣遍祀岳镇海渎、历代帝王明神先圣祖陵及诸王陵寝,俱以太牢。惟大岳太和山乃玄帝登真之所,太宗文皇帝敕建宫观三十三处,金碧交辉。仍于天柱峰冶金为殿,范神之像。缭以石城,壮观坚丽,旷古未有。今天子继志述事,升进此山,同于岳镇,命臣胡濙代祀。臣濙奉命惟谨,恪同湖广布政司右参议诸葛平、均州知州臣吴礼、臣张亨、均州守御千户所正千户臣朱彝及本山玄天玉虚宫提点臣任自垣等。登山之日,忽有鹤一十五只盘旋于金殿之上,良久始去,五色祥光,照耀山谷。将事之时,阴云四合,方祭之顷,星斗灿然,祭毕,阴云复合,俨若神灵歆格聚散之状。官民道众鼓舞欢忻,咸以朝廷精诚之感,千载一时之遇。时洪熙元年四月二十八日也。太子宾客正议大夫礼部左侍郎兼国子祭酒臣胡濙拜手谨识;本山遇真宫提点臣罗凤翔同孙臣罗旭谨镌”。《御制祝文》碑通高1.815米,碑版宽0.69米,厚0.41米,现存武当山太和宫灵官殿旁。这是武当山现存胡濙奉明仁宗之命登临武当山大顶致祭的碑刻实物。

由上可知,明永乐、洪熙年间,胡濙奉明成祖及明仁宗之命,为寻找张三丰、查民心向背、代天子致祭武当玄天上帝等原由,先后五次登临武当山。此外,明英宗正统三年(1438年),尚膳监左监丞陈野、礼部郎中邵正奉命到均州督修太和山宫观,并重修均州儒学。正统八年(1443年)礼部尚书、前太子宾客兼国子监祭酒胡濙亲撰《重修儒学记碑》,刊石立于均州儒学内。这表明胡濙对武当山地区的儒学教育及道教文化都是很关心的。

                                          注:《胡濙五登太和巅》一文发表于《武当》杂志1994年增刊。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923)|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