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杨立志:《张三丰全集合校》序言  

2011-05-20 16:03:18|  分类: 道家道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三丰是中国道教史上一位传奇式的人物。有关他的生平记载最早见于明宣德六年(1431年)钦差太常寺寺丞任自垣编纂的《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卷六“集仙记第五”,该志称:

张全一,字玄玄,号三丰。相传留侯之裔,不知何许人。丰姿魁伟,龟形鹤骨,大耳圆目,须髯如戟。顶中作一髻,手中执方尺。身披一衲,自无寒暑。或处穷山,或游闹市,嬉嬉自如,旁若无人。有请益者,终日不答一语。及至议论三教经书,则络绎不绝。但凡吐词发语,专以道德仁义忠孝为本,并无虚诞祸福欺诳于人。所以心与神通,神与道一,事事皆有先见之理。或三五日一餐,或两三月一食。兴来穿山走石,倦时铺云卧雪,行无常行,住无常住。人皆异之,咸以为神仙中人也。洪武初来入武当,拜玄帝于天柱峰。遍历诸山,搜奇览胜。尝与耆旧语云:“吾山异日与今日大有不同矣。我且将五龙、南岩、紫霄去荆榛,拾瓦砾,但粗创焉。”命丘玄清住五龙,卢秋云住南岩,刘古泉、杨善澄住紫霄。又寻展旗峰北陲,卜地结草庵,奉高真香火,曰“遇真宫”。黄土城卜地立草庵,曰“会仙馆”。语及弟子周真德:“尔可善守香火,成立自有时来,非在子也。至嘱,至嘱。”洪武二十三年拂袖长往,不知所止。二十四年太祖皇帝遣三山高道使于四方,清理道教:“有张玄玄可请来”。永乐初太宗文皇帝慕其至道,致香书累遣使臣请之,不获。后十年敕大臣创建,宫观一新,玄风大振。自高真升仙之后,未有盛于今日者。师之所言,信不虚矣。

从这则小传中可以看出,张三丰智慧卓越,穷通三教,崇奉玄帝,以道为尊,且精于内丹、辟谷及预测之术。他修宫观,辟道场,授门徒,广施教化,以至于明代诸帝屡召不获,深得道隐之风。任自垣是镇江府丹阳县人,出家于茅山元符万宁宫。他先为道录司右玄义,后升为武当山玉虚宫提点。宣德三年(1428年)擢为太常寺寺丞,故由他所撰的《张三丰传》,可视为信史。除此之外,该志还收录有湘献王朱柏《赞张真仙诗》与永乐皇帝朱棣给“真仙张三丰先生”的《御制书》等。清修《明史》不仅为张三丰立传,亦录其著述,明清之际的笔记志乘所载其轶闻掌故更是不可胜记。

近年来,在道教人物研究上,张三丰愈来愈引起学术界的关注,如香港黄兆汉先生所著的《明代道士张三丰考》,首次以专著的形式对张三丰的的生平、行迹、道派及著述进行考论,全书引用中文文献三百余种、外文文献二十余种,可见其用功至深。由江百龙先生主编的《武当拳之研究》一书立足文献寻求史证,对张三丰其人、籍贯、生卒年、遗物、诗著、遗事以及与武当内家拳派的关系等条陈缕析,考证有据。在萧天石、任继愈、胡孚琛、龚鹏程等先生主编或撰写的著作中都有较大篇幅论及张三丰。此外,孔令宏先生的《张三丰的隐仙理论》、乐爱国先生的《张三丰的伦理思想》、孔又专先生的《张三丰对陈抟内丹思想的继承和实践》、孙亦平先生的《论张三丰内丹道之特点》、余来明先生的《张三丰的诗学思想及其诗歌创作》、王驰先生的《张三丰<大道论>思想探玄》、林书立先生的《张三丰炼功八字诀解说》以及法国索安的的《明代道教神仙张三丰》等文章,均对张三丰有独到的研究。在2008年11月召开的“武当道教与传统文化学术研讨会”上,会议论文集共收入七十三篇文章,其中有五篇直接以张三丰为研究主题,涉及的领域各具特色。

关于张三丰的著述,蜀人李迦秀曾言“刊于前明永乐时”,《三丰祖师全集》初辑者汪锡龄亦称:“《云水前集》者,三丰先生在元明间所作者也。永乐时胡广等收入《大典》之内,世间少得其本。嘉靖中诏求方书,仍从《大典》中翻出梓行。”此说可证张三丰著作早在明代前期即有刻本传世。在明清两朝的目录文献中也不乏记载,如“《金丹节》一部(手抄)”见于《天水冰山录》;“《金丹小成》一卷、《秘旨》一卷、《金丹直指》一卷、《修养保身密法》一卷”均出自《万卷堂书目》卷三“道家”类;“《张三丰真仙遗事》一卷(万历丙申平越守王恩民偕都匀司理李珏同辑)、《金丹直指》一卷、《金丹秘旨》一卷”见于黄虞稷(1629—1691年)撰《千顷堂书目》;“《金丹直指》一卷、《金丹秘旨》一卷”又收入《明史·艺文志》等。今见于版刻者,仍有《玄要篇》、《玄谭全集》、《三丰丹诀》与《三丰全书》等。

就目前来看,大多数学者研究张三丰所依据的主要文献是清代李西月重编的《张三丰全集》,这部书初刊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次刊于同治、光绪之间,由阆中朱道生重辑,四川学政张之洞捐资翻刻;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再刊收入四川成都二仙庵《道藏辑要》,民国八年、十五年又相继由上海江左书林与中原书局以石印本出版。此后江苏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台湾新文丰出版公司亦有影印本行世。由于此书在清代至民国年间曾历经三次刊刻、两次石印,其内容屡有增删,错讹互见。

《张三丰全集》是研究张三丰的文献基础,自20世纪90年代迄今,关于张三丰文献的点校本已出版数种且名目繁多,如1990年10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太极道诀》(徐兆仁主编,东方修道文库丛书之一),此书即以《张三丰大道指要》与《张三丰太极炼丹秘诀》为底本标点刊行;1990年12月浙江古籍出版社出版的《张三丰全集》(方春阳点校)即以《重刊道藏辑要》所收《张三丰先生全集》为底本,以光绪十三年(1887年)“古越集阳楼主人”精抄本为主校本进行点校,据此书《凡例》称:主校本“原书八册,惜第七册已佚,因此《三教经》、《九皇经》、《度人经》、《菩提经》、《钟偈》诸篇未能出校,好在以上内容全属赝品,校与不校亦无关宏旨”,又称“这次整理,按著述之可信程度由高到低安排,重新厘为八卷”;1990年12月陕西旅游出版社出版的《张三丰道教练功秘诀》(宋钊、山人编)即以《张三丰太极炼丹秘诀》为底本标点发行,并增加了《宝鸡金台观简介》、《张三丰的传说》、《张三丰其名与武当拳之法》与《张三丰睡功秘法》等篇目;1995年11月广州花城出版社出版的《张三丰全集》(石沅朋点校)即以“木刻之清道光年间‘空清洞天藏本’为底本,以清光绪年间刻本和民国初年石印之‘中原书局本’为参佐,分章、断句、标点而成”;2008年1月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张三丰内功炼丹秘诀》(常学刚校点)也是以《张三丰丹极炼丹秘诀》为底本标点成书;2008年11月团结出版社出版的《新编张三丰先生丹道全书》(陈全林点校)“所依据的版本是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于1996年出版的《张三丰集》八册”,此本“既有清·李西月编辑的《张三丰先生全集》,又有选取自傅金铨《道书十七种》里的传为张三丰真人的双修著作《金丹节要》、《采真机要》”,点校者“从香港圆玄学院出版的《张三丰道术汇宗》里选取了《丹经秘诀》十章,收录于‘道术编’”,删除了《玄谭》与《玄机直讲》中的重复内容,舍弃了《九皇经》、《度人经》与《菩提经》三部经文,并依修道次第将全书重新分为十三个部分,即传记、道派、道论、训诰、语录、仙经、丹诀、道术、诗歌、古文、显迹、题赞、遗迹等;2009年1月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的《太极拳祖师张三丰内丹养生》(苏华仁编著)又以《张三丰全集》、《张三丰太极炼丹秘诀》与《张三丰道术汇宗》为底本进行标点,并将内容重新分类编排,共列为十五章。这些点校文献的出版发行,对张三丰文化的普及与传播具有深远的影响。但是纵观这些已出版的文集,或底本选用不当,或经眼版本稀缺,或内容随意增删,或校雠有失严谨,也许是为了满足不同读者的需求而有悖于古籍整理的学术规范。

此合校本以民国十五年上海中原书局石印本为底本,以道光初刻本(部分)、朱道生刻本与《重刊道藏辑要》刻本为主校本,部分内容又以《张三丰太极炼丹秘诀》、《明史》、《敕建大岳太和山志》、《七修类稿》、《玄要篇》、《道藏精华》、《道书十二种》、《道书全集》、《吕祖全书》等相关文献进行参校,与此前的点校本相比,具有以下可取之处:一是底本完善,校本齐全。此次合校以中原书局石印本为底本,该本内容详备,版文清晰,传本亦多,且附有《无根树二注》与《灵宝毕法》。除三种主校本之外,另有多种志乘笔记与丹经道书辅校,保证了版本的完整性与内容的真实性。二是恪守规范,保持原貌。此书严格按照古籍整理的学术规范予以标点、断句,未对卷目顺序进行调整,使读者能够得窥原本全貌。三是有校必记,有记必全。凡文字有异之处,不论底本正误,皆出校记,并一一列出,务使读此书者亦知他书是非。细数全书校记,凡一千九百六十九条,仅《无根树二注》一篇,竟有三百一十七条之多,可见校订者用功之勤。可以说,此书是现阶段较为严谨的点校本,可供学术研究人员、道教人士及仙学爱好者参考使用。

本书校订者郭旭阳先生系湖北省武当文化研究会会员,自2003年以来,一直致力于张三丰文献的搜集与研究,先后在学术刊物上公开发表了《〈张三丰全集〉版本源流考》、《李西月与〈张三丰全集〉》、《清代“同光本”〈三丰全集〉考略》与《张三丰佚文辑考》、《阎永和重刊<三丰全集>考述》等五篇论文,共计四万余字,对张三丰各种文献版本的考证及其流变轨迹作了许多有益的探索,文章认为《张三丰全集》初刻本非李西月一人所为,另有多人参与其事,李氏仅是“主编”而已;其后阆中朱道生又重辑刊刻,乃至成都二仙庵与上海江左书林、中原书局皆以朱刻为本延传至今。在文献分类上,将张三丰佚文分为仅存书目、全集未收与扶乩降笔三种,也较为合理。尤其对《张三丰全集》的版本递刻、内容增删、编者更替及各时期的版本优劣,以至于李西月的身世背景及重编《张三丰全集》的目的、采用的方法与原则、参与重编人员的分工等都有较为详尽的论述,尽管有些观点、结论及方法还有待于完善,但从版本学、目录学与文献学的角度对《张三丰全集》进行系统地研究,在学术界尚属首次。

该书的出版是湖北省武当文化研究会的一件幸事,值此付梓之际,聊作数语,权且为序。

  评论这张
 
阅读(11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