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元明正一天师与武当道  

2007-04-20 11:04:46|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  要]:以大量文献材料为依据,分析考证了元明时期八位正一天师与武当道的关系。第一部分阐述了元代正一天师为武当道经书所作的序跋,分析了明修《道藏》与武当道士任自垣的关系;第二、三、四部分论述了明代正一天师奉皇帝圣旨寻找武当道士张三丰、为武当宫观保举道官及在武当山主持大型斋醮法事等活动;第五部分介绍了明代张天师为武当道所作的诗文书画等作品。

[关键词]:道教;武当山;正一天师;建醮;张三丰

 

    元明二代,龙虎山正一天师颇受皇室重视。元大德八年(1304年),第三十八代天师张与材被封为正一教主兼主领三山将符箓。武宗即位后又特授金紫光禄大夫,封留国公,锡金印,秩视一品。明代诸帝亦礼遇正一道,封其嗣教者为大真人,赐以玉、金、银、牙、铜等印信,秩正二品,命掌领天下道教事。同一时期,以崇奉玄天上帝,强调修炼内丹与雷法、斋醮、符箓相结合,主张忠孝伦理、三教合一、诸派混融为主要特征的武当道,也历受皇室之隆遇,呈现发展鼎盛的局面。据有关史料记载,元明时期嗣教的十六位天师中有八位与武当道有直接联系,他们或为武当道经书作序作跋,或奉命为武当宫观举保道官,或奉旨赴武当山降香祠神建醮,与当时武当高道交谊甚笃,多有书信往来和诗作相赠。本文主要根据《道藏》、明代《大岳太和山志》和碑刻,对元朝正一天师与武当道的关系作一些考察,并对《道藏》和《龙虎山志》

未收录的天师诗文略作介绍。

 

    虽然在元初的佛道之争中《道藏》经版遭到焚毁,但道教各宗派仍然利用各种机会编刊道经。武当五龙宫道士刘道明在至元十八年(1281年)颁诏焚经后不久就开始编写《武当福地总真集》,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编成刊印。到元仁宗时,武当山天一真庆宫住持张守清也利用奉诏进京建醮祈雨的机会,将他和弟子磨中一、刘中和编绘的《启圣嘉庆图》携带入京,请正一天师、玄教宗师及京师著名文人为之作序。第三十八天师张与材(?—- 1316年)所作序文放在卷首,序云:

        玄天以水德镇北方,有国家者实嘉赖之。而火飊斿所临,武当为最显。其诩运国家之功,育物之德,昭乎古今,迨非《启圣》诸记所旗子能历数也。逮于皇元,  基朔方,德运同符,天人胥契,故于克定立功之始,穷冬沍寒之时而示现金水,诞开祯祥,其兆灵邦家类匪闻所得同也,而未有以传。山之真庆宫提点张洞渊,因金水新事,发《启圣》旧编,而为《嘉庆图》,图释以文,得梓锓以行世。将以上扬鸿业,光昭神庥。虽图不尽事,事不尽传,而得著夫天运攸归之符,方配玄天于无疆,则此图之传非独为斯道幸也。时皇庆壬子夏五,嗣天师张与材书于大都之崇真方丈[1]。

皇庆壬子年即元仁宗皇庆元年(1312年)。事隔二年,延祐改元(1314年)夏五月,出自正一道的玄教嗣师吴全节亦为《启圣嘉庆图》作序。这表明武当道与正一道相为翼羽,关系密切。

明宣德六年(1431年)武当玉虚宫提点任自垣编成《大岳太和山志》。该志第十五卷收录了第三十九代天师张嗣成(?—-1344年)撰写的《玄天大圣真武本传跋语》,由于《道藏》及《龙虎山志》均未收录该跋,故抄录如下:

     圣真之应化无穷,经品之正讹不一,苟非明理达道之士,顾未足以辨之,是何也?上士慕道,中士诵言,读之掩卷而叹曰:是何信向之笃而装潢之烨也,集诸经之注释又何其详且勤也,其慕道之心于兹可见矣。非特为教中之一助(?),且俾下士希福。《易》曰:仁者见之谓之仁,智者见之谓之智,其殆类是耶!《玄天真武本传经》其来尚矣!安庆毛道真募缘刻梓以广其传,予得受持之赶不士得当福极如经所云,而道真他日又当有得于经之表者。嗣汉三十九代天师太玄张嗣成谨书。[2]

跋中所谓《玄天真武本传经》,即《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正统道藏》收录此同名经二部,一在《洞神部、玉诀类》,共六卷;一在《洞神部、谱录类》,三经同卷。张嗣成作跋的是六卷本,即南宋道士陈伀集疏本[3]。武当山紫霄宫保存有明刊梵夹本陈伀集疏的《太上说玄天大圣真武本传神咒妙经》,虽略有残缺,但比《道藏》本多序、赞、跋等。其中毛道真的跋作于后至元五年(1339年)九月九日,这表明张嗣成的跋作于至元五年九月以后。

明代编刊《道藏》是整理保存历代道教文献的一项大工程,其间也凝聚了正一、武当等派高士的心血。陈国符《道藏源流考》载:明永乐中,成祖命第四十三代天师张宇初纂校《道藏》;宇初羽化后,其弟四十四代天师张宇清“当继宇初主持纂修《道藏》”[4]。此说也有推测成份。张宇初《道门十规》序云:“永乐四年夏,伏蒙圣恩委以纂修道典,入阁通类”。《皇明恩命世录》有同年十一月十九日《命编进道书敕》:“敕真人张宇初:前者命尔编修道教书,可早完进来,通类刊版,故敕”。[5]我们知道,永乐四年(1406)是明成祖催促解缙等人加快编修《永乐大典》最急的一年,当时文渊阁缺少的是子、集类书籍,故朝廷派官四处购求遗书,这年夏天张宇初奉命“纂修道典,入阁通类”,显然是为编修《永乐大典》服务的,而不是主持纂修《道藏》,否则不会催促如此之急。实际上,永乐间主持编纂《道藏》者为武当高道任自垣。据翰林侍讲学士兼修国史王英(1376——1450年)撰写的《送提点任先生还武当序》云:“皇上在御之二十年冬十二月,武当玉虚宫提点任先生自垣以所修《道藏》经成,捋还山中……初任先生自武当来,适有诏购天下名山所藏道书,集学道之修法博习者校正、类聚、会合而为藏焉,遂以先生总之。”[6]任自垣这次进京的时间在永乐十七年(1419年)春正月,目的是上大岳太和山宫观告成庆贺表笺。后被留京编纂《道藏》,且任总裁历时三年多,才编成《道藏》。参与纂修《道藏》的著名道士还有正一天师张宇清、常熟道会林复真、安陆道正李玄玉(后升武当紫霄宫提点)、神乐观提点袁止安、南昌新建县道士涂省躬、湖广监利县道士李可道等[7]。当然,张宇初改编“道教书”也为任自垣总修《道藏》奠定了一定的基础。任自垣主持纂修的《道藏》到正统九年(1444年)才由邵以正督校刊版,印装成书,并由明英宗颁赐天下宫观。

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于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奉明神宗之命纂修校刻《大明续道藏》,内收《太上元始天尊说宝月光皇后圣母天尊孔雀明王经》三卷,出自武当山。张国祥在经后跋语中说:“详夫此经原所处在武当太岳太和,紫霄宫李提点于舍身崖涧里寻得《度人经》一部,计八十五卷,后载此道门《孔雀经》一部三卷……”另有《玄天上帝百字圣号》一卷,当也出自武当道。

 

    明代正一天师张宇初(?——1410年)、张宇清(?——1427年)兄弟均曾奉明成祖之命寻找武当高道张三丰。他们或亲自上武当访寻,或派人到武当上疏祈请玄帝帮助寻找张三丰,从而在武当山上留下了他们的足迹和诗文。

    张三丰是元明间著名道士,明洪武年间曾在武当山修道传教二十余年。明成祖朱棣以藩王入继大统,崇尚神异之说,宣扬武当山北极真武玄天上帝阴佑靖难之役,欲大修武当以报神恩。而张三丰早在洪武年间就预言武当山异日当大兴,因此,明成祖非常想把在民间影响很大的武当“真仙”张三丰“延请诣朝”,一则可以点缀升平,收揽民心,二则可求道法仙药,以养生延寿。[8]明成祖不仅派礼科给事中胡滢、詹事府主簿张朝用、岷州都指挥杨永吉等宫吏将领寻找张三丰,而且派天师张宇初、张宇清、道录司右正一孙碧云、龙虎山上清官提点吴伯理等道士到各地寻找。

    《汉天师世家》有这样的记载:“戊子永乐六年,(1408年)十月[成祖]手敕俾「张宇初」邀请真仙张三丰。已丑永乐七年,(1409年)再敕寻访张三丰。”[9]《皇明恩命世录》有《命邀请真仙张三丰敕》,敕日:敕真人张宇初:今发去请张三丰书一通,香一炷。真仙到山中,尔即投此敬邀一来,以慰朕企伫之诚。故敕。永乐六年十月初七日[10]。

清代娄近垣编《龙虎山志》谓:“(永乐)六年命访真仙张三丰,遇于武当山遇真桥。敕建遇真观。”[11]此说系传闻,遇真桥、遇真宫均建于永乐十年(1412年)之后,且明编《太和山志》均未载此事,故不可信。次年,明成祖再命张宇初寻访张三丰,敕曰:

说与张真人:尔可用心寻访张三丰老师,传此数日我心神有将与相遇之意,如得见,尔可与之同来,须厚加礼遇,切勿轻忽。故敕。永乐七年八月十三日[12]。

张宇初二上武当山,虽然没有邀请到张三丰,但在武当山却写下了《题武当太和》和《宿武当别馆》二诗,姑且抄录如下:

                          太和磅礴结高峰,北极灵飊望拜中。

                          翠碧暖云丹臼稳,琼台疏树剑光洪。

                          涧西梅榔分苔径,天外旌旄护蕊宫。

                          阙下多君蒙圣眷,故山遥对画图工。

                          (《题武当太和》)

                          一宿琳宫最上峰,折旋石蹬查扪  空。

                          六鳌洲渚浮金粟,万马峰峦带玉虹。

                          玄武旌旗黄道北,紫徽台阁绿华中。

                          仙姿喜有庞眉叟,月下期招鹤背风。

                        (《宿武当别馆》)[13]

    《皇明恩命世录》未载成祖命张宇清寻张三丰的敕旨,但张宇清仍肩负着访寻张三丰的使命。《太和山志》保存了一篇张宇清撰写的奏疏,请求玄帝帮助寻找张三丰:《奏疏式》:上清三洞宝箓灵宝领教玄化真人、南曹执法仙宰、清微玄使行诸司院府便宜事、嗣教四十四代天师臣张宇清。右臣贯隶江西广信府贵溪县龙虎山万法宗坛。焚修意者:伏念臣宇清叨承真绪,深沐皇恩,自惭下土之凡愚,久慕上方之圣境。每驰神于碧落,牚(按:当为常)引睇于紫霄,有志皈依,未由朝拜。臣再伏谓:三丰张真仙道德既崇,圣凡有间,虽富贵不拘于形迹,奈朝廷切慕其容仪,访寻历十载之余,晨夕重九重之念。愿勿为神仙渺茫之议,即俾副圣君眷恋之勤,早赐一临,实为万幸,岂特负明时之重,是诚增玄教之光。兹盖伏遇天朝,钦崇至道,建千古所无之殿宇,开万载不拔之道场,凡我宗门,莫不忻跃。臣诚欢诚忭,稽首顿首,谨遣门下道士洪汝微敬斋香信,恭叩圣前,少旌庆贺之诚,并致祈祷之请。须至奏闻者右臣谨谨录状,冒昧上奏祖师北极镇天真武灵应福德佑圣真君、玉虚师相玄天上帝、金阙化身、荡魔天尊道前:……愿降敕旨委差仙官神吏,遍历名山大川、岩穴洞府,搜访三丰神仙,不以天下真仙朝会为期,先祈召赴,面奉旨谕,早赐光临,大扬仙道,仰则慰圣上拳拳之想,次以符臣下望望之求。……永乐十一年岁次癸已六月日上清三洞宝箓……臣张宇清疏上[14]。

此外,龙虎山上清宫提点吴伯理于永乐十五年(1417年)亦曾到鹤鸣山迎请张三丰,宣德二年( 1427年)蒋夔撰《张神仙祠堂记》云:吴伯理“钦奉太宗文皇帝五玉音赉香暨御书入蜀之鹤鸣山天谷洞,结坛诵经,祈告山灵,迎请真仙张三丰先生。”[15]这当然也是张天师遣差的。由于久寻不获,只有祈祷玄帝和山灵帮助迎请张三丰,以求完成使命。

 

关于张宇清真人奉明成祖之命为大岳太和山推举住持和提点一事,台湾学者庄宏谊著《明代道教正一派》一书略有记述[16]。此事不仅反映了正一天师与武当道之关系,而且也反映出明皇室对道教的控制与管理措施,故当稍加引申,以见其前因后果。

由于明成祖崇奉玄天上帝、扶植武当道教不仅仅是出于一般尊神重玄的宗教需要,而且还出于神化靖难夺嫡和巩固继统的政治需要,所以在发动靖难之役时就公开宣扬真武玄帝显灵阴佑燕军,即位后又对武当山“榔梅呈瑞”、“圆光显像”等瑞应大加渲染,并希望正一天师张宇清也相信玄帝灵应感化之说,以道教领袖的身份与朝廷遥相呼应,增加宣传的力度。永乐十一年(1413年)七月四日,明成祖为《太和山灵应圆光图》一事给张宇清下了二道敕命,其一为《命择好道之士遣用敕》,内称:“尔遣道士王友来进表,朕以《灵应圆光图》示之,彼乃不好道者,观之默无一语,未终一、二纸即欲起身,其心诚有所不信。今后差使必择好道崇重本遣者之,庶光辅于教门,有裨益于道宗也,故敕”。其二为《颁赐太和圆光图并榔梅敕》,敕曰;

     敕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武当,天下名山,真武成道灵应感化之地。元末宫观悉毁于兵,遂使羽人逸士修炼学道者无所依仰。朕积诚于中,命创建宫观,上以资荐皇考、皇妣在天之灵,下为天下生灵祈福,天真感格,灵应屡臻,圆光烛霄,榔梅垂实,臣了绘图并以榔梅来进,恭以荐先,须赐廷臣,用昭神贶。兹待遣人斋图及榔梅百颗赐尔,尔其钦受之。故敕[17]。

这二道敕书充分显示了明成祖要求正一天师相信玄帝灵应的政治用心。凡是不相信“灵应圆光”者即被斥为“不好道者”,只有相信并宣传此事者才能光辅玄门,裨益道宗。

同年八月二十五日,成祖有《命选武当山住持敕》:敕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武当,天下名山……今宫观告成而神明显休应,圆光煜烨、五色灿烂,神像昭彰见于光内,观者数十万人咸加叹异,已赐名曰玄天玉虚宫、紫霄太玄宫、五龙兴圣宫、南岩太圣宫。然此名山胜境,必得高人羽士以住持看守;南岩大圣宫已尝令右正一孙碧云为住持外,其三处尔即选有道者各二人为住持,别选至城敬谨道士各五十人看守。如一时拣选不如数,随尔所选得若干人就分派四处看守,精进修行,兴隆道教。政敕[18]。

同年九月十一日,张宇清举保的道士由明成祖任命为武当山各宫住持、提点、副官者共九人,即玄天玉虚宫:以道录司右玄义任自垣、龙虎山高道邵庆芳为提点,高道周惟中兼提点,龙虎山法师林子良为副官;兴圣五龙宫;以道录司右玄一李时中为住持,以龙虎山法师吴继祖为提点;太玄紫霄宫:以武当全真派高道李幽岩、江西建昌府道纪胡古崖为提点;大圣南岩宫:以龙虎山清微法师王一中为提点。后陆续钦选的各宫观住持、提点共二十一人,其中正一派道士又有十余人,详见下表:此外,钦选的龙虎山谷普通道土还有章常吉、毛州找、丘道显、吉定文、陈本道、朱善成、诸州辩等人。可以说从明永乐以后,来自正一派及南方各道派的官道已构成武当道教教团的主体。

由于武当道场是明皇室敕建并直接管辖的“朝廷家庙”,故提督太和山藩参和太监均由皇帝直接任命,管领八宫提点印信衙门(均为正六品)。太和山道官的铨选由提督太监奏报皇帝决定,道录司无权干预、礼部仅备案而已,天师自张宇清之后也再无参预其事者。这表明武当道教教团已被官僚体制所笼盖,蜕变成了朝廷的御用宗教[21]。

                              四

    明成祖之所以让张宇清保举正一等派南方道士为太和山提点,是因为正一、茅山、清徵等派道士更精于符箓斋醮。他希望这些长于斋醮的道士能经常在太和山举办大型斋醮仪式,为皇室祈禳灾,并制造君权神投的氛围,令民众敬服。明朝诸帝生日及太子生日、玄帝圣诞及冲举日,太和山各宫观均有例行斋醮。如果遇到特殊的情况,皇帝还要专门命正一天师等到太和山主持盛大国醮。目前发现的资料表明,明代正一天师至少曾四次奉帝后之命到太和山主持醮典。

1.永乐十六年(1418年)三月,成祖命张宇清祠玄帝金像于太和山。《汉天师世家》谓:“戊戌二月召入京,赐冠服、彩币、白金百镒。命祠玄帝金像于太和山。”[22]所谓玄帝金汉即指太和山金殿内的铜铸镏金神像,这次祠祭活动当是为神像安座或开光举办的醮典。就在同年底武当各宫观主体工程正式完工,成祖亲撰碑文以纪之。

2.永乐二十二年(1424年)七月,成祖命张宇清“醮于太和山”[23]。《太和山志》录有成祖御制《金箓大醮意》,内云:“……今宫观告成,及以永乐二十二年七月十九日为始,至二十五日圆满。特命正一嗣教真人张宇清率领道众于玄天玉虚宫修建金箓报恩延禧普度罗天大醮七昼夜,计三千六百分位。分就静乐宫、兴圣五龙宫、太玄紫霄宫、大圣南岩宫、大岳太和宫、遇真宫讽诵经诠,积崇善果,少伸诚恳,以答天心。尚冀皇灵陟降,驭光景之长存;宝祚安隆,协雍熙而永治。锡眇躬之清泰,保命运之光亨。济及幽明,恩沾遐迩。伏愿天心洞鉴,帝德弘敷,神道丕扬,式共乾坤之久远;皇灵赫奕,永符海字之瞻崇,雨顺风调,民安物阜,皇图巩固,宗社均安,钦此。”“同时御制的建醮用文书还有《延禧表式》和《青词式》,俱命由张宇清奏达天庭。值得注意的是张宇清的道职变化,即由原来的“上清……清微玄使行诸司院府便宜事”,改为“上清……都天大法主行诸司院府便宜事。”[24]

    与张宇清同时“钦差到山建醮”的朝廷大臣有“隆平候张信、礼部尚书金纯、礼部左侍郎胡滢、工部右侍郎郭琎等。登坛法众包括名宫观提点、住持及多钦选道士四百余人;登坛执事官员包括通政司知事邵正、京卫千户王贤、湖广布政司左参政高谦、右参议诸葛平等十九人[25]。

3.嘉靖五年(1526年)二月十六日,明世宗敕命第四十八代天师张彦  (1490—一1550年)祈祷于太和山,《太和山志》有《敕正一嗣教大真人张彦  》,敕曰:

朕即位五年,欲照先朝故事为民祈福。特命太监李瓒同尔赉送钱粮前去大岳太和山修建清醮,安奉圣像。新阶左至灵吴尚礼亦令随尔供事。沿途合用船只廪给及护送人夫已敕各衙门照例应付。并敕湖广镇巡三司及管山参议,凡合用物件预先整理,俟候应用。尔等务要十分仔细,用心照管,到彼敬谨奉安,不许汗毫怠忽,仍须体朕为民祈福之意,安静行事,节省支费,不得劳民伤财,尔其敬之慎之。……故敕[26]。

    《皇明恩命世录》也有《命祈祷于太和山敕》,内谓:”今朕命尔前诣玄天福地修建清醮,一以为国大本,一以为民祈福。尔务精一乃心,恭虔致格,尤须钤束下人。”这次建醮的地点在净乐宫,奉安的神像是玄帝及从神五尊。醮分二坛,一坛为“金箓延禧福国裕民罗天大醮”,凡七昼夜;一坛为“建储醮”,凡三昼夜。巡抚湖广都御史黄衷撰《敕政建金箓大醮之碑》(此碑今在净乐宫公园)称:“命正一嗣教大真人臣张彦顾、左至灵臣吴尚礼率羽衣之士四百六十众,涓辰日之吉,即净乐之宫,敷宝籍之大科,演玄祖之要法,设金箓大醮,为坛二,为日以三以七,为分位三千九百总焉。”登坛执事官员包括镇守太监、总兵、巡抚、抚治及藩司、都司、臬司等衙门主要官员二十余人。

4.万历八年(1580年)三月,明神宗及慈圣皇太后命第五十代天师张国祥(?——1611年)到武当山八宫二观建醮。《皇明恩命世录》及《龙虎山志》均未记此事。笔者在武当山玉虚宫调查时发现《皇明祈嗣建醮碑记》一通,内云:

……嗣汉五十代天师正一嗣教大真人、参授上清三洞经箓清微灵宝阐教真人、玉清掌法上宰都天大法诸宝会同雷口便宜事张国祥谨奉大明慈圣宣文皇太后懿旨:窃念嗣君荷天洪佑,继祖丕基,抚育黎元,政每修于成宪,遵承宝历,事尤急于皇储,仰叩玄尊,俯从恳祷,由是仅发诚心,虔备彩幡各宫悬挂。特命真人张国祥恭率官道,谨以万历八年三月十六日为始至于圆满,施于武当太岳太和等宫修建玉箓吁天请佑祈嗣皇储福国裕民奠安宫壶迎祥迓吉保泰邦家大斋三昼夜,祇设玄天列真清醮三百六十分位。伏愿丹悃潜通,玄尊默相。灵台早孕,庶诞嗣于储君;国本悠长,俾治隆于世运。更祈风调雨顺,岁稔时丰,宁静宫中,太平天下……

这次建醮颁有降香彩幡若干、建醮银一千二百两,“公同给散与太和等八宫、复真,元和等二观各正殿悬挂。”内官监太监赵升,提督太和山太监谭彦、锦衣卫指挥李文全、提督太和山右参政陈惟直等内外官员参预其事。

明代正一天师除奉命到太和山建醮外,还有奉命斋香到太和山的,如第四十七代天师张玄庆就曾二次奉明孝宗之命斋香烛、香幡到武当等山,代皇帝转献神前。一次是弘治十五年(1502年)四月;一次在弘治十八年(1505年)三月[27]。

                                五

明代正一天师如张宇初、张宇清、张懋丞等雅善诗文书画,他们在与武当道士的交往中,也常作诗文图画以赠之。明代《太和山志》收录他们的作品十余篇,多有《龙虎山志》未收者。张宇初与武当道士丘玄清(1327——1393年)相交甚厚。丘玄清是五龙宫全真道士,张三丰曾命其住持五龙。后官府以贤能荐于朝,除授监察御史。洪武十八年(1385年)敕授“嘉议大夫太常寺卿”。同年秋,张宇初为丘玄清“写《云谷图》并篆二大字”,同时作《云谷诗赠丘太卿》:

其一;白云岩谷结茅庐,种树看山乐有余。梅柳旧传遗迹在,不烦松月话清虚。

其二:入汉青峰玉削成,霏霏林梢白云生。高人雅有沧州趣,柱笏看山万里情[28]。

张宇清与武当玉虚宫提点任自垣、邵庆芳等交往频繁,如永乐十四年(1416年)冬嘉平日他致书任自坦说:“宇清端肃奉书遇轩提点尊师;……几易岁华、翘企之私,与日俱积,久欲贡尺书以申候问,来无良便,惟增怅惘而已……。”[29]他还曾为任自坦作《蟾宇诗》,其中有若干句叙及二人友情:

    句曲之仙人,乃是钓鳌客。辞家早从虚白师,蟾宇寓名聊自适。琼楼玉宇高处寒,清虚只在方寸间。……同予启玉箓,琳宫醮真灵。衣裁绛霞佩苍玉,乐奏琅璈度仙曲。鸾翔鹤舞瑞感臻。敕赐黄麻奖吾属。校书天录偕玄曹,青黎夜照宫锦袍。交欢应信日已久,意气相倾山岳高。手持蟾宇卷,索我蟾宇诗。而我才力薄,葩藻何由奇。西风八月白露溥,桂花吹香落广寒。蟾光射室尘不染,冰壶湛湛天地宽。……

    诗中除对任自垣的赞倾外,还提到二人一起为朝廷建醮受赏赐,一起率领道众编校《道藏》等事,表明二人结下了深厚的友情。张宇清的诗作中还有二首与任自垣有关,一首是《中秋偶兴奉寄任、邵二公,次日别还》,诗曰:

                          北斗西横惊节候,天分秋半到仙家。

                          微云淡月金波景,疏菊新芳挹露华。

                         鳌背喜知沾雨露,瓜田今见护烟霞。

                        飞觞好尽珠玑滴,明日清风到古槎。[31]

    邵公即玉虚宫提点邵庆芳。另一首是《墨竹写环翠楼中》:

                          一片孤蟾照古今,空悬常见道人心。

                          千江影落鱼龙喜,八极光涵海宇深。

                          银阙秋高云淡淡,丹台夜永树沉沉。

                        几回花底吹笙处,毛骨生寒露满襟。[32]

此外,张宇清在武当山还作有《永乐廿二年奉使大岳,八月十有二日竣事,谒紫霄大顶,成近律二首以记感遇》、《寄金、胡二卿相并怀郭少宰》等诗。据统计,《大岳太和山志》共保存有张宇清所作的奏疏式、书、诗等共九篇,由于《西壁文集》已佚失,所以这些诗文对研究作者的生平交游很有价值。张宁汉工书翰,但其书法作品存世不多,武当山五龙宫还保存着张宇清篆额的《敕李素希》碑,可惜的是碑亭已毁于“文革”中,碑版仆地,任风雨剥蚀。

《太和山志》还保存有宣德三年(1428年)任自垣寄给第四十五代天师张懋丞( 1387—-1444年)的《启》,内云:“太常寺丞任自垣再拜上启:……恭惟嗣教四十五代天师大真人堂下器宇海涵,神凝玉粹,龙楼凤阁,曾班天上神仙;玉宇琼琳,又见山中宰相。抱一德明良之嘉会,宝千龄鱼水之相逢,动植遂生,雨旸时若。……。”《四十五代天师答启》云:“留郡辱知张懋丞端肃启复:伏以大岳崇高,久重仙真之仰;丛林旷达,幽栖冠褐之隆。天启奥区,恩宣福地。正切佳游之未遂,愧叨奖羡以呆深,庸竭谢忱,幸于采听。治惟太常蟾宇任公,风尘表物,谨敕仪刑,道秩荣迁,序陟太常之贵;家声伟观,光披河岳之英。……经术规模,实可裨于至治;文章星斗,固不让于词宗,宠眷加荣,宗门倚重。……”[24]从上述引文可以看出,明代正一天师与武当高道都有相当高的文化素养,而且经常联系,关系融洽。他们在通信中互相恭敬有礼,并皆以复兴玄教,光大仙道相激励,堪称有明一代道教徒之楷模。

 

注释:

[1]《玄天上帝启圣灵异录》

[2][6] [13][14][28][29][30][31][32][33]任自垣《大岳太和山志》卷十五,《大明诗·杂著》

[3] [21][25]王光德、杨立志《武当道教史略》,华文出版社,1993年版。

[4]陈国符《道藏源流考》上册,中华书局,1962年版。

[5][10][12][17][18][23]《皇明恩命世录》卷三、卷四。

[7]参见冯千山《明代纂修道藏任自垣始》,《宗教学研究》,1991年第3-4期。

[8]参见黄兆汉《道教研究论文集》第50页,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1988年版。

[9] [22][27]《汉天师世家》卷三、卷四。

[11]清·娄近垣《龙虎山志》卷六,《天师世家》。

[15]清·赵霖《大邑县志》卷二十,《金石》。

[16][20]参见庄宏谊《明代道教正一派》第三章《道教正一派之宫观与道士》,台湾学生书局,1986年版。

[14]明·任自垣《大岳太和山志》卷七、卷八、卷九。

[24]明·任自垣《大岳太和山志》卷二,《大明诏告》。

[26]明·王佐《大岳太和山志》卷四,《钦赐像器》。

  评论这张
 
阅读(9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