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谭元春《游玄岳记》简注  

2007-04-20 11:26:35|  分类: 道教文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立志

 

谭元春《游玄岳记》原文

自寒河七日,抵界山[1],山始众。是时方清明,男女鬃生柳枝,凄然有坟墓想。至迎恩观[2],舁人[3]忽下肩,向井东叩首,复舁上肩去,肃肃悸人矣。过沐浴堂,夹道古柏荫黑成市,与王子坐柏下,告之曰:“此物岂无神乎?矧[4]今且万株。”入遇真宫,复出行于柏,穷其柏之际,仰眡枝,頫盻根[5],无一株遗者。柏穷为仙关[6],关阨塞,他木老秃,与细竹点两山。

又行陂陀中,指元和观东路:“行人纭纭者,何所也?”同行僧曰:“十八盘道也,返则径其处。”又行沃野,乃见玉虚桥,桥渡之,以之于宫耳。舍桥由树隙旁至道人室,由道人室蹑板[7],渡溷渠[8],旁至宫,丽甚,制乃不可详,且非野人[9]所好。旁至会仙楼,峻壁四周,苍翠无间,启后窗,有樵人方负薪过。出宫,柏数十层乱于门。又至先所谓桥者,微闻水音不能去。返道人室,语同行僧曰:“游他山人迹不接,从本路出入,稍曲折焉,即幻矣[10];此山有级有锁有縆[11],以待天下人,如入门前路。天下人咸来此山,如省所亲[12],足足相蹑,目目相因,请与师更其足目,以幻吾心。”同行僧曰:“此而去有金沙坪。”》[13]

明日,从望仙楼后,由昨所谓樵径者,渐叶正秀,壑平其阜。柳家涧初自林出。岭行屡折,橡辄随其折处,忽从万橡中下一壑,高低环青,有石可坐,涧亦送声来坐处。将至坪,左山深杳[14],道者结庐,才引脰[15]望之,有二山鸡,从涧中冲起。入观中,道人方煮橡面[16]接众食,食随馨下。由斋堂启窗,群山墉如[17]。出与王子坐泉中,而同行僧从左山遥呼,已先得一处为闲亭者,为烟客[18],居者皆可澹人[19]情虑。去坪,回望坪中殊秀绝,然壑渐深,树皆如其深数,高卑疏密,非聪明所能施设。过系马峰【20】忽一岩奇甚,连延数处,怪石与树与草与涧若一心一手,彼隙则此充,与王子复返其起处详观焉,岩未穷,即为仁威观[21],有落叶数十片,背正红,点桥前小池,若朱鱼乘空。

过观十余里,桃李花与映山红,盛开如春;接叶浓阴,行人渴而憩如夏;虫切切作促织吟,红叶委地如秋;老槐古木,铁干虬蜷[22],叶不能即发如冬。深山密径,真莫定其四时。有猿缀树间,方自嬉,童仆呼于后,猿挂自若。入隐仙岩[23],无居人,惟异柏一株,类垂杨袅袅然,新青欲坠矣。自老姥祠[24]而上望天柱、南岩诸峰,岚光照人,层浪自接者,为一重;而其下松柏翼岭,青枝衬目,稍近而低者,又为一重。两重山接魂弄色于暄霁[25]之中,万壑树交,盖比围于趾步之间,目不得移,气不得吐,逐休五龙方丈自恣焉。宫所负山峰,峭然豪立。所谓五井二池,碌碌不可照览,一入即出,又途中经奇踰涯[25],闻有凌虚崖[27]、希夷诵经台[28]、自然庵[29]皆胜,皆略之。是夜眠不稳,楼下有系猿、啼到晓。

早起梯石穿圃,上竹树,俯看深壑,茫茫坠烟。身在堑底,五龙忽在天际。下级几不可止[31],细流时在耳边,与蒙茸争路。又行四五里,水自北来,南响始奔。自南折东,始为青羊涧[31],涧上置桥,高壁成城,相围如一瓮。树色彻上下,波声为石所迫,人不得细语,桃花方自千仞落,亦作水响,听涧自此桥始快焉。沿涧而折,过仙龟岩[32],如龟负苔藓而坐,泉从中喷出溅客。此而上石多怪。向外者,如捉人裾[33];向下者,如欲自坠;突起者,树如为之支扶;中断者,树如为之因缘。其为松、杉、柏尤奇,在山上者,依山蹲石,根露狰狞[34],必千寻数抱[35]而后已;其在深壑者,力森森以达于山,千寻数抱,才及山根,而望其顶,又亭亭然,与高树同为一,盖此殆不可晓。觉山壑升降中数千万条,皆有厝置条理[36],参天拔地,固高就缺,若随人意想观者。始犹色然骇[37],中而默息[38],久之告劳焉,如江客之厌月矣。然每至将有结构处尤警人思。

自仙龟岩过百花泉[39],东至滴水岩[40],观其水所滴如刻漏[41]是时南岩宫殿,已迎瞻瞩,犹寻径左行,又见五龙,已如舟中望岸上,送者久立未去。而五龙前所见众山,纷纷委于壑,松柏各随其山下伏,安然与荇藻[42]不异。自顾身所经处,怪石奇植,非无故者。度天一桥[43],山蕊[44]白吐,道人室层架其上,峻坂危栈[45],相为奔秀。及登小天门,有岩石垂垂冒人[46],但所谓巨人迹[47]者,贸贸[48]不同踵趾,王子亦曰:“岩间纹多类此者。”欲入殿,观诸岩之奇,而两日间木石多变,心目贤劳,若更以众奇岩惑之,纵观费目,分观费心,参差观心目俱费[49],费心必将有所遗,曷寓道人室[50],明晨澹然一往矣[51]。

日未午,道人不可久对。与同行僧谋:“此半日一无坐理,当以了虎耳岩。[52]”同行僧曰:“若上太子岩,取道之虎耳,则并可了紫霄。”乃往紫霄,其宫背展旗峰,卷云切铁,有起止之势,使人眩粟。已入宫,问禹迹池及福地所在,则已过。复出宫观池,绕池登福地,顶以下诸峰赤日直射,有光无色。由宫上太子岩,磴道迢迢,疲乃造极[53]。  顶别为一重,不可见。以下诸峰,岚息烟灭[54],喧多而凄少。由岩历山上行,临睨[55]紫霄,指隔岭朱垣问同行僧,云为威烈观。行穿后山下,趋虎耳,此路无林木,见一松追而憩之,虎耳僧适来松下会,因同进。近岩有竹数竿,水一泓,与王子坚坐。比入岩,嵌空成屋,故榻尚在[56]。僧导至顶上,凡老僧花木亭榭殆尽,惟藕塘水犹与泥相守,仆有善取藕者,跣而下,两脚踏藕条所在,如梭往返而手出之,山僧以为乐,送余从岭间还,不由向路,忽循展旗峰后,过其隙中,峰方削而突古,竟离为一处,非先所见阜  相连者矣。稍进,复会于五龙来路之杉松下,较始见觉亲[57],盖虎耳心目,闲于无林故也。

晨起往观岩,岩在殿后,大石百余丈,诡秘峭刻[58],有骨有肤,有色有态,有力有巧,高者上跃,壑以下至不可测,使鬼为之劳矣。内察岩之高下思理,外察顶之起伏神情,不觉遂穷。亭际凭栏,坐楯远望,人客佛号沸然[59]。是日天风吹木,作瀑布声,常以之自愚,为岩中补遗。已而详所过几处,亭阁蜿蜿,天与人规制若相吞[60]。西去为元君殿,数十折至舍身岩,大木队而从。【60】由级而登,为飞升台,台孤高,亭其上,天柱峰耸然在五步内,不望亦见矣。台旁有一树,下穷壑,上出亭,挟千章万株之气,而叶未能自发,作枯木状。台后石上老松,有一株散作数枝,衔石而披[62],大风摇之,宜可折,偏以助此台灵奇。台旁又有露台[63],露台下有巢穴者,能休  [64],呼之久不应,概然舍去。行晒谷岭,经黑虎岩下,精魂方为诸岩所奇,至此都不经意[17]。

过斜桥,问斜桥人,上顶有三径:一为蹬道,人所由二天门[65]是也;一为官道,由欢喜坡[66]往;一为樵人道,由铜殿垭[67]入。予樵人,当由垭入。同行僧别去上三天门,独与王子次万丈峰,向背香炉诸峰。行枳[68]棘中,数息数上下[69]。道人家汲水者、负士者,稍稍遇于路。乃至垭,石岩高危,岭横如界。同行僧先至,迎我太和,一见而笑,由蹬道者近耶。小憩道人室,室七层,有鸦数十头,方向板屋飞喘而登天柱绝顶,礼真武殿上,观其范金之工。四顾平台,万山无气,近而五老炉烛,远则南来五龙,在山下时,了了能指其峰,今已迷失所在,惟知虚空入掌,河汉西流而已。出返铜殿,是元大德年物。坐观天柱峰,草木童稀,石骨寒瘠,壑而上石稍开,因筑城衔开处,城而上石复结。稍欹之以护顶,至于顶乃平焉,高削安稳,天人俱绝,因想山川初生时,与人初上此峰时,皆荒荒不可致思。

私语王子曰:“水犹不满人意。如此大名山,苟有千瀑万泉,流之使动,树杪石罅[70],受响不得宁,吾何思庐霍[71]哉?”同行僧曰“此而下蜡烛诸涧[72],纯是水矣。且可了琼台[73]。”但察僧意,以失三天门为恨,然予以避三天门益力。从琼台往,非避其险,避其杂也。他日谈山中事,独不知三天门何在即奇矣。乃复自垭出,枳棘随人衣裙。渐觉,又有山石傲岸,与他石离,而立于前者无数,皆默领其要,王子恐予未见,辄以后呼语之。至上琼台,琼台峰落落有天地间意[64]。去投宿中观。桃花开我立处,松古于门,外有数乌拍拍飞,而东入登其楼,蜡烛两峰正当窗,不知其名而围者同照眼。是时天欲暮,白云起壑中,然气甚暖,力不能山山闲步,静室有道人,瞻视不凡[75],与之语,导以山下僻处,松石依依可坐,而即促予起曰:“钟时虎过此[76]。”因明日行涧上,夜梦即焉。

逾一岗,为一琼台,两烛峰已向后数里。始入涧,山东为峡,水穿其腹,石伏者为底,坚者为  [77],大者为激,最大者为分湍[78];石少者为衍、多者为甃[79];石不胜水者,狭为沟、宽为塘;水石并胜,狭声急,宽声远[80];长石为桥,方石为水中台,园石为座。植木之桥,而倒入水中央者,亦赖之为桥。水趋左,人傍右岭行;水忽趋右,人从右穿左;水分为二道,则人踏水声,相石之可过者托履焉。心在水声者,常失足;视在水声者,常失听;心视听俱在水声者、常失山。恐其失也,常坐石两崖望。王子常越数石,坐水中大石。予望其自石过石也,若蹈空,亦常徒数处。而两崖山断复合、开复收、削复平者,树层层翠,水光中妙,高山夹立,画鸡惊飞自山半亦思返。日非断崖不得露,涧二十余里皆阴,阴而山香四发[81],不辨其自何来。惟左山一隙有行人,由山路出。同行僧曰:“此自威烈观来,前紫霄山后所望丹垣者也。”

至此一岭横于前,以为不复峡,而趋过之,又峡焉。涧声直汩汩[82],喧至玉虚岩[83]下,九渡涧[84]旁出与之合,岩两收其响以为幽,遂欲为诸岩冠[85]。涧中观岩,岩上望涧,上岩水声,若在空中;下岩水声,若在木末。而其间结构,天为之屋、人为之栈,无此一段,是山犹不可竟也。遂自此竟之,以为武当山记。其下十八盘与其出路,不足论。

作者简介

谭元春(1586-1637年),明末著名文学家,字友夏。湖广竟陵(今湖北天门)人。天启七年(1627年)湖广乡试第一。与钟惺同为竟陵派创始者,二人合撰有《唐诗归》和《古诗归》。这两部书影响极大,使“钟谭”之名声满天下。竟陵派于诗文注重性灵,反对复古。谭元春著有《谭友夏合集》二十三卷,其诗文冷峻艰涩,追求“幽深孤峭”。作者在这篇游记中说他游山要走常人不到的“樵径”,这表明其游道一如其诗文,刻意追求“幽情单绪”和“孤行”、“孤怀”的情趣风格。

注释

玄岳:即武当山。明永乐时称“大岳太和山”;嘉靖时重修太和山,封为“玄岳”。

[1]界山:在武当山东面,谷城县与均县(今丹江口市)交界处。

[2]迎恩观:即迎恩宫,建于石板滩大石桥南,旁有关王庙故址。成化十七年(1478年)由提督太监韦贵监修而成,有殿堂廊庑二百八十间,赐额“迎恩宫”。

[3]舁人:舁(yu余),共同抬东西。此指轿夫。

[4]矧(shen):况且。

[5]仰  枝、  根:  (zhi支),视貌。  (fu抚)同“俯”;  (xi戏):回顾。仰视树枝,俯顾树根。

[6]仙关:道教在仙境和凡界分界地设门,称仙关。该仙关在遇真宫西二里许。

[7]蹑板:蹑(nie,音聂)。意为踩着木板。

[8]溷(hun混)渠:指混浊的水渠。

[9]野人:作者自称“野人”,即在野之人。没有在朝廷做官,无拘无束的人。

[10]幻:指幻境,即虚幻奇异的境界。

[11]有  有:  (suo),同锁。指武当神道两旁有铁锁链以便游人攀登。

[12]如省所亲:像探望亲戚一样。

[13]金砂坪:在玉虚宫西南群山中,明万历年间建遇仙庵,今属武当山镇。

[14]深杳(yao舀):深远得不见踪影。

[15]引  (dou豆):伸着脖子。

[16]橡面:用橡树果实磨成的面,可食用。

[17]群山墉如:墉(you),城墙。群山象城墙一样围绕四周。

[18]烟客:指仙人。“为烟客”:谓像仙人一样。

[19]澹人情虑:澹(don),淡然。使人情绪思虑淡然宁静。

[20]系马峰:在接待庵西北,当登山正路。

[21]仁威观:在五龙宫正北,香炉峰下,明永乐十年敕建殿堂房宇四十四间。前带流水,后拥山峰,林木荫郁,清幽奇绝。

[22]铁干虬蜷:形容古树枝干坚硬,犹如蜷曲的虬龙。

[23]隐仙岩:一名尹仙岩。在五龙宫北十里竹关之上,高耸云烟,俯视汉水。传为古代神仙尹喜(尹轨)所居。永乐十年建砖殿三座,以奉玄帝、邓辛二天君、钟吕二仙,又置道房三间。

[24]老姥祠:又称老姥殿,去五龙宫北百余步,位磨针涧上。明永乐十年敕建,设老姥仙像。道经云:“净乐太子入武当修炼,曾一度灰心,意欲下山,后经紫元君‘铁杵磨针’的点化,乃回山坚心修炼,终于得道升天。磨针老姥,即紫元君所变。”

[25]暄霁:霁,雨后转晴。春末雨后、天气温暖。

[26]经奇  涯:经过奇观,涉涧涯。

[27]凌虚岩:在五龙宫西南三里,唐孙思邈、宋陈希夷皆在此修炼。永乐十年敕建殿宇,选道士焚修。

[28]希夷诵经台:在桃源峰东面,凌虚岩路侧,为宋道士陈抟诵《易经》处。

[29]自然庵:在五龙宫西五十步,东有炼丹池。永乐十年敕建殿宇道房十一间,选道士焚修。

[30]下级几不可止:由石级而下,几乎站立不住。

[31]青羊涧:一名青羊河。自大顶之北会诸涧而出曾河(今称官山河)。

[32]仙龟岩:在金锁峰下,五龙至南岩途中。岩石如神龟坐状,含烟喷雾,水珠四溅,景色奇特。

[33]如捉人裾:裾(ju),衣襟。象要抓住人衣服的大襟一样。

[34]根露狰狞:暴露在外的树根样子很可怕。

[35]千寻数抱:指树高有千寻,粗有数抱。形容树木极为高大。

[36]厝置条理:厝(cuo错)。通措。指安排得有条有理。

[37]始犹色然骇:色然骇,惊骇的样子。开始还感到惊骇。

[38]默息:默不作声,屏住呼吸。

[39]自仙龟岩过百花泉:仙龟岩,在金锁峰下,石如神龟,含烟喷雾。百花泉,在仙侣岩相传为陶幼安得道处。

[40]滴水岩:在南岩宫下。岩内凿石为小池,常有泉滴于池中,冬夏不竭,泉水甘甜清冽。永乐十年敕建殿宇道房,选道士焚修。

[41]刻漏:古代用漏壶滴水计时,一昼夜共一百刻。

[42]荇藻:即荇菜与水藻,都生于水中,色青翠。

[43]天一桥:又称“天乙桥”,在南岩宫北天门外。

[44]山蕊:又称蕊香菜,一名香草,根似茅根。

[45]峻坂危栈:峻峭的山坡和高悬的栈道。

[46]有岩石垂垂冒人:有一块岩石下垂蒙覆游人。

[47]巨人迹:在南岩宫崇福岩上。相传有一天岩石将塌,在此修道的真武以足挡止,从而留下足迹。

[48]贸贸:眼睛不明亮的样子。模模糊糊地看到。

[49]心目贤劳:贤的本意是财多,引伸其意,凡多皆曰贤,此指心与眼因事多而劳累。

[50]曷宿道人室:何不先住在道士的房间里。

[51]澹然一往矣:澹然即淡然。此指心平气和地去(观看)。

[52]虎耳岩:在紫霄宫后。因僧不二住此、又称佛子岩。

[53]疲乃造极:疲,疲倦,造极,到达尽头。

[54]岚息烟火:岚,山中的雾气。山雾平息,云烟消散。

[55]临睨:睨(ni),斜着眼睛看。从上向下斜着观看。

[56]故榻尚在:指过去不二和尚睡过的矮床仍然保存在这里。

[57]较始见觉亲:比第一次见到更觉得亲切。

[58]诡秘峭刻:形容南岩极其深峭,隐秘不可测。

[59]人客佛号沸然:游人香客口宣佛号,一片渲腾。

[60]相吞:相互嵌接如含吞之状。形容天然与人工结合之巧妙。

[61]大木队而纵:高大的树木排列成行。

[62]衔石而披:披,分开。树挟着岩石而分为数枝。

[63]露台:此指飞升台旁边一座无所掩蔽的石台。

[64]休  :  (zhang),指食用米。休  犹指避谷,是道教的一种修养之术,指不食五谷,据称可避三虫而成仙。

[65]三天门:即由朝天宫向右行,穿过数千级石蹬而上的一天门、二天门、三天门,然后,入朝圣门趋大顶。

[66]欢喜坡:在黄龙洞至金顶途中,因秀林蔽日,凉爽宜人,故被游客称为欢喜坡。

[67]铜殿垭:在天柱峰下小莲峰旁。因元铜殿置小莲峰上故得名。

[68]枳棘:枳,也叫枸橘,落叶灌本,茎上有刺。

[69]数息数上下:几上几下,几次休息。

[70]树杪石罅:杪(miao),树尖。罅(xia),石缝。指树梢石缝。

[71]庐霍:庐山,在江西九江境内;霍山,在安徽霍山县西北,又名天柱山。

[72]蜡烛诸涧:指蜡烛峰下诸涧,包括紫霄涧,黑龙涧,白云涧,九渡涧等。

[73]琼台:指上、中、下三琼台观,观在天柱峰东侧。

[74]落落:高超不凡貌。此句指琼台峰高超清澈,有挺立于天地之间的气势。

[75]瞻视不凡:看上去有超凡脱俗的风度。

[76]此句说当庙观敲钟之时,有虎从这里经过。明代武当群山中常有虎豹出没。

[77]  :用犁耕土时,土卷合竖起的形状。

[78]激:挡水的石堰;湍:急流的水。此句指较大的石头成为挡水的石堰,最大的石头则使涧水分道急流。

[79]衍(yan演),砂衍,水中有砂。甃(zhou),砌累。

[80]胜,优美的,水石都很优美时,狭窄处水声急、宽阔处水声远。

[81]山香四发:山中花木之香气四溢而出,弥漫空中。

[82]汩汩(gugu):水流动的声音或样子。

[83]玉虚岩:武当山三十六岩之一,位于仙关之东,九渡涧南岸之上,相传玄帝曾修炼于此,后得道升天,被封为“玉虚师相”,故得名。因隐士俞圣哲曾在此修炼,又名“俞公岩”。此岩庙,始创于元泰定元年(1324年),永乐十年敕建殿宇,清代又曾重修,故保存较为完整。

[84]九渡涧:会紫霄涧、黑龙涧、白云涧之水,而出梅溪涧。相传净乐太子用剑划出此涧,故又称“剑河”。

[85]遂欲为诸岩冠:于是就想把玉虚岩看作是武当诸岩中风景最好的一处。

 

  评论这张
 
阅读(6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