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明清时期武当宫观经济收入初探  

2007-04-20 11:01:58|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清时期,武当道教由鼎盛走向衰落,这固然由于明清两代皇室对武当道教政治态度不同所致,也与两个时期宫观经济收入的多寡有密切关系。概括而言,明清武当山宫观经济收入的来源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即皇室御赐钱物,田地租课、香税、布施功德等。本文拟根据明清《太和山志》及碑文资料对明清时期武当山宫观经济收入作一些初步探讨。由于资料的限制,有些收入只能举例予以说明。

一、皇室御赐钱物

明代自永乐皇帝大修武当宫观之后,武当宫观内的神像、供器、法器等几乎全由皇帝奉送和御赐,就连宫观内所使用的香烛灯油及道士制作道服用的冬夏布匹,也由皇帝从国家正税中支出。据明代山志记载,从成化九年(1473年)到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明皇室共钦降像器、银两18次,合计奉安圣像93尊,其中金像7尊,银质镀金像6尊、铜质贴金镀金像53尊,锥金沥粉彩妆木雕像19尊;钦降银质、铜质镀金供器——花瓶、蜡烛台、香鼎等200余件;金钟与玉磬等大型法器5副;各种丝织神帐、神幔、神幡、顶、伞等600余件;建醮及维修宫观银两共计120,826余两。关于明代各宫观所用香油蜡烛和道士冬夏布匹数量,《大明敕建宫观事迹碑》有明确记载,内云:“钦定本山各宫观岩庙香油蜡烛并道士冬夏布匹事例。一永乐十七年二月初五日,玄天玉虚宫提点任自垣奏本山香油蜡烛并道士布匹蒙钦定事例。一计开大岳太和山大小宫观岩庙香烛灯油数目:每年十二个月,初一、十五、圣降、三月三、五月五、九月九。三年香:降真香三千四百七十七炷,内三斤重二千五百四十一炷,二斤重二百三十六炷;宿香三千四百七十七斤。十年油蜡:烛一万一千五百九十对,每对重二斤四两,用油二万三千一百八十斤,黄蜡二千八百九十七斤八两;长明灯油四万三千二百斤。……一玄天玉虚等宫道士四百名,钦蒙圣恩,每年一道士给冬夏布四匹,共计一千六百匹。”宣德四年(1428年)任自垣又奏称:“油蜡十年一次送到,收顿年久,难以点照,乞照降香三年一次送用。”明宣宗答应让内官去民间购买,送到武当山。后来,这项开支交由湖广布政使司襄阳府额办征解,明代黄训《皇明名臣经济录》卷十二《会题正祀典事》云:“……所有襄阳府县,三年一次额办给散道士阔白棉布二千四百匹,阔白——布二千四百匹,神油腊香烛三万七千八十四斤,虽称日久,皆系正税所出。”这一赏赐性政策共执行了100多年,直到嘉靖二年(1523年)才奏奉世宗圣旨,使上述开支免派于民,改令由本山香钱内支用。明神宗万历二十二年(1595年)为织造太和山各宫殿顶帐,又命工部解帑银三千两作为织造费(《明神宗实录》卷 270)。万历年间皇室奉送到武当山的像器银两还有许多,恕不一一列举。

清朝皇室崇奉佛教,对武当道教远不如明代重视,御赐钱物较少。康熙十二年(1673年)清圣祖玄烨差侍卫吴当、色虚立斋御赐香币并银五千两至武当山,祭告北极元天上帝;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因“恭逢万寿圣节”,又差侍卫纳兵部员外郎德、太监南等官员到武当山金顶进香,并差翰林宋斋刻御书匾额“金光妙相”等五通悬挂于太和、净乐等宫庵。清乾隆帝、道光帝虽然也曾御书匾额斋送武当山,但均无直接的经济投入。因此,清代以后武当山宫观建筑日渐毁坏,很少有大型维修工程。

二、佃地的租课收入

    早在元代,武当山各宫观已有道士开垦的田地及信士施舍的田地近十万亩,由道士自己耕种或租给佃户耕种。经元末战乱后,宫观佃地多已抛荒。明代武当道士号称“官道”,专为朝廷建醮祈福,他们食用的粮菜,全由皇帝拨给田地佃户(犯人)耕种加工。这一政策是明成祖朱棣制定的,一直执行到明末。

永乐十四年(1416年)九月初三日,隆平侯张信传奉圣旨:“武当山各宫观别无田粮供赡,看户部差官去会同所在官司踏勘本处附近荒闲田土,着法司拨徙流犯人五百名去那里做佃户,专一耕种供赡。若是本山宫观边厢有百姓的田地,就取勘见数拨与佃户种,另寻田土拨还百姓。钦此。”次年五月,奉户部湖广3123号勘合,将犯人王文政等共 555户,并随住人口造册,送至武当山管工侍郎郭进处收管。“每户拨与荒闲田地五十亩,岁供斋粮米麦七石,征送各宫观供赡。”由此可知,当时供赡道士的佃地共27,750亩,每年交租课共3,885石。正统三年(1438年)八月,明英宗又令本山佃户每丁“岁办茶叶二斤,盐二斤,净棉花一斤,供给焚修道士服用。”合计征“丁办银”162两2钱8分5厘。明成祖为管理这些佃户、屯田户,将佃户编为“大有”、“永丰”、“富和”、“福庆”、“善安”五里,每里选派“佃书”二名,“司册佃老”二名,“征收甲皂”二名,更番轮代,负责催督供赡斋粮等。除授均州知州吴礼不管均州事,为专管佃户知州,在佃户屯田所另盖公廨宫厅,管理佃户。

明代中期,又在山外新垦民地17,550亩,每年征黄豆1571石4斗7升7合,为道众蔬菜之用,名曰“佃粮”;另外又征黄豆157石1斗4升7合,名曰“种办”,每斗折钱45文,计征钱700余缗。后来,朝廷还将光化县佃2800亩也赏给武当山宫观。以上明文记载的太和山“私田”共48,100亩,其它未登记在山志上的塘堰、果园等尚不在其中。

清朝初期,武当山一应事务归襄阳分守道管辖。乾隆六年(1741年),襄阳守道将武当山佃地通详立案,派吏目经征,供八官祭祀并羽士口粮。佃粮一项“即由佃书等经理催收,……解道署弹收,转发各宫道支领。嗣后专派吏目经征,仍丁归丁册,粮有粮串,各征各款,两不相淆。历年久远,丁户有逃亡者,丁办银两著令该佃甲赔垫;山外之地,转相典售,不惟民家多有是粮,即缙绅家亦有之。”到清同治四年(1865年),地方会认为催收“佃粮”、“丁办”等项是“道众奴隶良民”、“奴隶缙绅”,乃将丁办银两派于佃粮内,每斗折征钱六十文,合计1037缗,统由均州署设柜随地丁项下代征,永革“佃老”。“领催”等弊端。同时,又将武当佃粮丁办钱的三分之一,“申解守道,作鹿门书院膏火之资”(《续辑均州志》卷七),以压制道教,扶植儒学。清末民初,由于官府干预和生计所迫,武当宫观地产逐渐被卖掉,到民国十一年(1923年),武当各宫观庵庙道人自种和收租课粮仅为53842石,许多庵庙已难以维持生计,只有靠“募化度日”(《续修太和山志》卷一)。

三、香税收入

香税,是明清时期国家对朝山进香信士征收的一个特殊税种,尤以泰山、武当山二处的香税制度最为著名。关于泰山香税问题,明代查志隆的《岱史》卷十三之《香税志》有明确记载。日本学者——田瑞穗对泰山曾作专门研究,撰著有《泰山香税考》一文。而对武当山的香税问题,明清山志语焉不详,现代学者也没有专门研究故对其缘起,征用及废除等要略作考证。

关于香税的定义,《岱史》曰:“曷云乎香税也?四方祈祷之士女捧瓣香谒疑神明,因捐施焉,而有司籍其税以助国也。夫概天下香税,惟岱与楚之太和山也。”这说明香税是明清国家财政收入的补充部分,具有确定的税率及强制性等特点。由于太和山香税主要用于本山宫观维修和为皇室建醮之需,故应归入宫观收入。

武当山正式征收香税始于明孝宗弘治六年(1493年)。自永乐间大修宫观之后,全国各地朝武当的信士信女日益增多,自愿布施捐献的财物如云委川赴,源源不断.这些钱物虽有用于宫观维修等正当开支的,但也有相当部分可能被几任提督太监等私吞。弘治六年,均州民蔡杰奏奉领依礼部议定:“每年正月起至四月终止,委官于太和宫金殿内收受香钱,解送均州净乐宫官库收贮,以备修山各项支用,再与司无干。”嘉靖二年(1523年),提督太监潘真奏奉领依礼部议定,将各宫祭祀所用香烛油蜡及道众冬夏布匹及均州千户所官军折色俸粮等,不必动用正税官银,“亦于本山香钱内支用”。嘉靖十年(1531年)抚治郧阳都御史潘旦题称:“五月起至十二月终止,余月香钱委官收去以备军饷,有余买谷郧襄备赈。”提督太和山左少监王敏题本反对。后由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夏言等人议定:“自嘉靖十年为始,一年香钱通行委官收受,填注薄籍。查照先年题准事例,四月以前所得香钱收贮均州净乐宫官库,以备官军折俸及提督官员门隶雇直;五月以后所得香钱收贮本山宫库,以备本山岁用香烛油蜡,道众冬夏布匹及修葺殿宇;如遇丰年果有羡余,岁岁储积以备凶荒。仍将每年支用过数目置立文卷,申送巡按御史处以凭照制。”世宗下圣旨说:“是,这香钱只着照旧例行。”(明王佐《大岳太和山志》卷七)此后,由于国库逐渐空虚,各方官僚常常题奏索取武当山香税用于岩济灾区,备给禄粮及京师维修工程,提督武当山太监题本反驳,请皇帝明旨存留香钱,不许有司借贷。世宗、穆宗皆可其奏,如隆庆二年(1568年)圣旨说:  “武当山玄圣之处,是我祖宗佑国保民之际,如何这等紊乱!着照旧行。礼部知道。”

香税的征收由提督太监与提调参议委派官员负责,一般委派的官员是均州千户所千户和太和宫提点。《徐霞客游记.游太和山日记》说:“督以一千户,一提点,需索香金,不啻御夺。”明谢肇制《五杂俎》卷四:“武当,元君二祠,国家岁籍其香钱,常数万缗,宫入之,以给诸司俸禄。不独从民之便,而亦籍神之贶也。然官吏饩廪,自当有惟正之供,取足于此,似为本经。似当人之本州,以为往来厨傅之费,免加派之丁粮则善矣。今泰山四、九二月之终,藩省辄遣一正宫至殿中亲自检阅,籍登其数,从者二人,出入收索,如防盗然,谓之“扫殿”,而袍帐、化生、俚亵之物,皆折作官俸,殊不雅也,武当亦然。”从这里也可看出儒士文人对征收香税的不满。

武当山香税的征收并延续二百四十余年,清高宗即位后。于乾隆元年(1736年)下旨豁免太和山香税。太和宫朝拜殿内有《豁免香税》碑叹(高1.4米,宽0.7米),碑云:“山东泰安州香税,朕已降旨豁免。近闻湖北太和山凡远近进香者,亦有香税一项。小民虔谒神明,止应听其自便,不易征收香税,以滋扰累。所有太和山香税,着照泰安州例,永行豁免。该督抚即饬令地方宫实力奉行,毋使奸胥土棍滋弊,钦此。”至此,武当山香税才被废止。

四、官民布施功德

中国民间百姓及官僚士绅凡信仰佛道教者,皆乐于向宫观寺庙布施功德钱以为建筑维修、僧道生活之费。明清时期,文武官员及士绅百姓多有向武当各宫观捐施功德者,仅举数例以见其端倪。

明洪武年间,五龙宫道士丘玄清“规复五龙,不期岁间,宫殿廊庑,栖止庐舍,次第一新(明、刘三吾撰《武当五龙灵应宫碑》)。

明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武当羽士王绍瑞为建造太和宫北天门外苍龙岭雷坛成,立碑纪其事:建坛之初,“费诎弗葺,于是走京师募资”,定国公徐延德、吏部侍郎冯天驭等30余名文武大臣或夫人等布施资财,以成其坛。(明、鄢卿《敕建大岳太和山天柱峰第一境北天门外苍龙岭新建三界混真雷坛神像记》)。

清康熙二十一年(1682年)总镇蔡公元与抚军王公捐资修到金顶石路,朝天宫至朝圣门五里,又修七星树一带险径,砌石设栏,加固蹬道。次年,镇安将军噶公捐金修周府庵殿宇。耗费白银数千两。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分守下荆南道王公度昭分祀太和山,捐资修金殿两旁配房;后又捐资修二天门,三天门各一座,周建石墙;又修河南内乡至武当山金顶古神道430里(清、王概《大岳太和山纪略》卷三)。

清道光五年(1825年),武当山四乡民从乔启皓等133人捐资修葺玉虚宫外火星庙正殿三间,新建两廊并彩画神像(《修葺火星庙功德》碑)。

以上仅是与修建有关的功德收入,至于经常性的香客布施功德钱物,历年已久,难以计算。此外,少数道士在民间与人看风水,卖草药、卖神印、卖符……等收入,数目甚少,也难以统计。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