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武 当 之 子

杨立志的学术博客

 
 
 

日志

 
 

历代名人与武当(续)  

2007-04-20 11:00:39|  分类: 历史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诗文家韩文

韩文(1441-1526年)明代诗文作家。字贯道,号质庵,洪桐(今属山西)人。成化二年(1466年)进士,任工科给事中,遇事敢言,以劾都御史王越语侵两宫被杖。不久,进右给事中,出为湖广右参议,3年后转左参议。弘治初,用为山东左参政,官至户部尚书,司国计二年,力持大体,务为国惜财,力遏权幸。正德初,刘瑾用事,文率百官疏议之,瑾等恨之甚,伺隙坐以罪,降级致仕,复构他事罚米,至家业荡然。瑾诛,复官。致仕,卒谥忠定。其诗作多为七言近体,时有较为清新的抒写性情之作。如《罗汉院》:“夺近孤村路转西,山桥流水夕阳低。经霜崖果猿偷摘,欲暮风林鸟乱栖。蛀粉尚留题壁字,香灰半入种花泥。个中老衲耽幽寂,不为登山不度溪”,颇有生活情趣。其诗句虽无什么创新之处,但用词尚稳妥,并无牵强重累之病,尚堪讽诵。著有《忠定集》4卷。

韩文在武当留下的一首诗乃《玉虚》七言诗:

金殿朝回到玉虚,个中仙境自然殊。烟霞气爽精神健,沧海尘生梦寐苏。

琳馆倚云飞画栋。碧桃和露满云都。圣朝祀典名山重,嵩岳还朝万岁呼。

全诗主要描写了玉虚宫景色。诗人自金殿朝罢回到玉虚宫,又看到原来山上的景色与此地风光又是格外不同,那人间仙境的不同“个性”,烟霞漫漫,如沧海横浮,茫茫腾雾,难辨东西,却看得到那雕栋画梁,琼台楼阁时隐时现,金碧辉煌,如人间仙都啊。最后两句谈的是武当山的地位。在永乐年间的十一年(1413年)明皇帝朱棣因得皇位,而宣扬是真武大帝扶佑的结果,借宗教的力量来为自己夺权“正名”。因故在武当山大兴土木,发《敕官员军民夫匠人等》文,从而掀起了一股造神运动,将武当山的地位拔高于五岳之上。一时间,“十年二百万人力,一一舍置空山旁”(王世贞《武当歌》)。可见当时规模如何壮观了。

明代文学家陆铨

陆铨(生卒年不详),明嘉靖二年(1523年)进士,诗文学家。字选之,任刑部主事,与弟编修鉞争大礼,并系诏狱被杖。后官广西按察使,讨驽滩  贼,平之,进广东布政使。

诗人在武当山留下的作品不多,仅查录《游武当诗二首》和散文《武当游记》一篇。武当山受历朝统治者多次敕封,有“神仙洞府”与“神仙官府”之称,特别是明永乐朝,这个造神运动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超出了本身作为宗教名山的价值。宋真宗天禧二年七月七日敕封恭真武之灵,……又加太上紫皇天乙真君玉虚师相元天上帝,明代永乐朝加封北极镇天真武玄天上帝等。一时间,大凡在朝宦官显贵、文人骚容无不竞相趋至,加之本身建筑规模宏大,风景奇丽,常使人游而忘返。诗人陆铨在诗中写道:

中天绎节往来通,海上蓬菜未许同。地轴横空悬北斗,山根千里接中嵩。

九霄日月黄金殿,万仞云霞白玉宫。神教先皇安社稷,天长地久沐年丰。

天工人巧万山奇,箫管仙童到处随,月宇金门凌壑迥,星桥铁锁傍云垂。

满山瑞霭炉烟合,绕殿晴幡树影移。两度来游游不尽,肩舆临发又迟迟。

绛节,使者所持的红色符节。唐李商隐《中元》诗云:“绛节飘颻宫国来,中元朝拜上清迥。”此诗当用此典,也用来指道家仙使;地轴,古代传说中,认为大地有轴。晋张华《博物志》:“地有三千六百轴,互相牵制。”到后来亦指大地;山根,即山脚。北周诗人庾信《游山》“涧底百重花,山根一片雨。”金门,官署之代称。李白《古风》诗“但识金马门,谁知蓬莱山。”此处当指道教仙宫之门。星桥,银河之桥。诗中作者先是描绘武当山气势宏伟的山势,在天空中如蓬莱仙国的使者可以随意往来,与海上蓬莱又是不同的景象,北斗悬于大地之轴上,而山势绵延千里直达嵩山。九霄之上与日月同辉之金殿,万仞之上云霞掩映处处仙宫。诗人又写到,武当山群山巍巍,如神工鬼匠刻凿,仙乐声声道童相随,道家仙宫凌壑上,星桥铁锁云雾漫漫,到处是祥云瑞霭,香炉烟雾缭绕,殿梁旗幡高挂,树影依依相随映。最后两句写此时此刻离去之心情,而对这壮丽之景色,虽两游此山也未感到尽兴,而轿夫恰恰又迟迟不动身。诗人在作品中寓情于景,流漓通达,尽力倾诉对大自然的热爱,可见的确是写景写情的高手。这在游记中更可以看到。

《武当游记》一文,乃作者因公事而游此地所记,文中写南岩与天柱峰一段,极为绝妙。作者说“予志在绝岭,麾舆尚往”,说明喜游壮丽河山,那种迫切之心情。他看“南岩与天柱峰,远视一山,比至南岩,断崖两分,涧壑深墨。”写出南岩奇险之处。那么这是有谁住呢?行五六里,他看见了“壁岩千仞,中有一洞,洞中架木牵竹,隐隐有户牖,若蜂房燕巢然,以铁绳双重于地,贯以横木,相间以度。”他让道士登攀而上,旁人肝胆俱裂,可谓险矣。又写至朝天宫,还是险“地促径耸,行者伛偻,举膝齐胸。”他说自己“捷于登高,仰视云间,苍茫无际,不觉畏怯”。写来到一天门,“小房数间,蔽以屏墙,用以松竹,风景甚雅。”经过二天门,他来到三天门(朝圣门),“道士吹敲金竹(管类乐器),雁行前导。时云气往来,忽阴晴,万物苍茫,半见半隐”。于是他进了太和宫。该宫“檐滴垂珠,阶砌凝润”,休息一回,接着又上,但见“周折数回,孤峰特出,四山如壁,天风劲烈,轻寒彻敞”,天空气寒,他不得不加了衣服。放眼看去,紫禁城“女墙森耸,神门高敞”,“城如蓑衣,以次斜高,倚岩附峰,下临无际,已而仰见炉烟杂云,龛灯耀林。”他上得金顶,看到东西二峰香炉峰、蜡烛峰。时“阴云未散,如雾如烟,万山千壑,隐隐下伏,注目凝视,若身在洞庭彭蠡中。但见波浪万顷。苍苍茫茫,不复以山形矣。”此时,他不写险了,他磊磊落笔,以山水泼墨形式,描绘出,武当山博大、雄伟、壮丽的景色来,此起彼伏,可谓笔法错落有致,不保守,也丝毫看不出夸张的笔痕,显得自然流畅,顺手拈来。此山此景,难怪作者不得不惊叹,“平生奇绝在此一游矣。”

明代诗文家杨士奇

杨士奇(365-1444年)明代名臣,著名诗文家。初名寓,以字行,号东里。江西泰和人。少年时代,家庭贫寒,自己曾在湖广做塾师教书多年,饱经寒苦。建文初,以荐入翰林,充编修官,修《太祖实录》。后授吴王府审理副,仍供馆职。永乐初,改编修。不久,入内阁,典机务。仁宗即位,任礼部侍郎,兼华善殿大学士。宣宗朝和英宗初年,长期辅政。特别是宣宗崩,时皇太子才九岁,内庭颇有异议,杨士奇立刻请见皇太子于文华殿,顿首称万岁,群臣附合,众议皆平息。杨士奇办事谨慎,善于选拔人才,尤好推举寒士,这与其身世相合。他举荐的人才几不相识,而居官廉洁。如于谦、周忱、况钟等名臣均由他荐引。晚年老病,王振专权,以子稷下狱,忧郁而死,他与杨荣、杨溥并称为“三杨”。著有《东里全集》、《文渊阁书目》、《历代名臣奏议》等。

杨士奇的诗文创作人称“台阁体”,其特点纡徐闲雅,平正和粹。但其中有一些较好的作品,散文如《杨氏万木图序》融画图与现实为一体,夹叙夹议,运笔清纯、流畅;诗歌如《题费同知松树障子》,不尚藻辞,不矜丽句,辞气安闲,脊尾停稳,清逸可诵。三杨中,他的文学成就最高。

杨士奇的一篇散文是《送梅清隐游武当序》:

江夏梅清隐,温厚明敏而废于盲,不得效用当世。既壮,弃家去郡城之东,长春山之下从学道人简中阳,居以习长生久视之诀。固门崇垣閟,足迹不出,人亦罕至其处。或时提青囊卖药行西市中,人见其肤肉肥腴,双颊渥渥有色,虽目不及视,轻袂飘飘不可追逐。皆疑其有所得者。而清隐弗是也。居无何?中阳以为学非游不充闻,武当之山与人境辽绝,其中多异人炼士,而拂衣往游矣。又无何?清隐慕其师之为,将由大别泝洞庭道荆门,望方城岘首而去。吾闻昔列御寇好游,壶丘子曰:外游者,求备于物;内观者,取足于身。又曰:取足于身,游之至也。列子信之而不疑,清隐能信其说,如列子之不疑乎?不然斯行也。将不遇壶丘其人者,为子倾倒哉!遇壶丘其人,而为子倾倒,则反而舍也。吾知有与子争席者矣。士有为诗以道行者,求余首序云。

散文字数不多,却言简意明,刻划了一个孜孜不倦求道者的形象。“盲”乃人物特点,仅仅从形象上来描其一点。而从个性上讲,却“温厚明敏”,一个温和、厚道、聪明、机敏的人物形象。这是学“道”前的描述。那么学“道”中呢?没有具体的方法与动作,只有对其闭门修炼的情形,所谓“门崇垣閟”、“足迹不出”、“人亦罕至”。偶尔还可以看到他卖药于西市之中,并且人也变得肌肤肥腴,两颊温润而有光泽,走起路来,不象双目失明的样子,双袖飘飘然,常人恐怕也追不上。别人看到这种情形当然认为他一定到了很高的境界了。事实上还不至于如此,他的师傅怎么想的呢?师傅简中阳有一不同寻常的理论:“学非游不充闻”。为了“学”而向前,往绝尘嚣远离人境的武当山游历去了。师傅走时没有对徒弟交待什么,而是留下了一个深刻的道理,让他去思索,去体会。这就意味着梅清隐已经从师傅那学到了应该、可以学到的东西。那么,学成后,将面临新的选择了。这是显示出作者用笔巧妙之处,寥寥几笔,就刻划出了师徒的心态。徒弟当然领略到师傅的意思,只不过多了个“无何(不久)”而已。这也是事物发展的一个过程,这也是“文似看山不喜平”的道理吧。徒弟最终去追赶自己的师傅,到武当山“学道”去了。后面就是作者的议论。他赞同师徒二人的作法。他借用战国时人列御寇喜欢游历,而壶丘子(亦战国郑人,列御寇学师从之)的一段与列子的对白:“外游者,求备于物;内观者,取足于身。”“取足于身,游之至也。”“外游”相对“内观”之道理。壶丘子认为:“外游”,是对事物完善的追求,而“内观”,不过仅仅是对自我的充实与完善,而想达到这个目的,还是要通过前者。按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要到外面的世界去闯荡。大概与古人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相合吧。言语不多,却有深刻的哲理蕴含在里面,不仅充实自我,而要完善对事物的追求(追求对事物的完善)。夹叙夹议,平淡之中见奇,大概就是作者的特长。自然流露出的感情,也是出自他当年为求饱腹、事实上的成功,奔走他乡,受尽风霜雪寒、流离之苦,坎坷不平的遭遇吧。

明代诗文家李东阳

李东阳(1447-1516年),明代诗文作家。字宾之,号西涯。茶陵(湖南)人。4岁时即能作径尺大字,一时有神童之称。天顺八年(1464年)进士及第,年官18岁,选为庶吉士,授编修。累迁侍讲学士,充东宫讲官。弘治四年(1491年)进太常少卿。次年,旱灾求言,东阳上书议时政得失,帝称善。擢之为礼部右侍郎兼侍读学士,入内阁,专典诰敕。阁中疏本,多出其手,疏出,令天下传诵。弘治八年(1495年)以本官直文渊阁参与机务。十八年,孝宗临死,他与刘健、谢迁同受顾命。次年,他与刘健、谢迁同时辞位。上下旨去刘健、谢迁,独留李东阳。其时,刘瑾专权,老臣、忠直之士放逐殆尽,独李东阳却依附周旋,而颇受气节之士所非议。但他尚能或明或暗地保护、营救了一批遭到刘瑾迫害的官员,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正德五年(1510年),刘瑾伏诛,他上书求罢,慰留。后二年,以老疾乞休。家居4年而卒,时年70岁,著有《怀麓堂集》100卷、《怀麓堂诗文续稿》20卷。

李东阳是文学流派“茶陵派”的首领,为文典雅流丽。自明兴以来,宰臣以文章领袖缙绅者,杨士奇之后,东阳一人而已。他的诗歌内容有,1、拟古诗,自视其高;2、馆阁时期所写的咏怀、唱酬、题画诗。这类诗较多地抒发了个人的情思,较为完整地表现出官高志闲,雍容华贵的个人形象;写实,往往有对官府的弊端揭露,对百姓疾苦的同情,他的诗论强调学习盛唐,要从“法度音调”入手。

李东阳的一首武当诗是《送韩贯道湖广参议提督武当诸宫观》,当属上述第二种类型的唱酬之作:

神仙官府意何如,亲见分符上紫虚。山拥帝宫三十六,地屯兵卫五千余。

人言才大难为用,我爱官闲好读书。临别与君堪一博,肯将青绂换绯鱼。

诗的前四句说的是武当山的地位,言其规制宏大乃“神仙官府”,那么地位是非常高的,“紫虚”从道家地位与实际地位都是无法言尽的。这里用的是曹植诗典。曹植诗有《游仙诗》有“意欲奋六翮,排雾凌紫虚”句。后四句乃诗人言情。“青绂”,青指黑色,绂指系官印的丝带,指官印;“绯鱼”,绯为红色,红色在明代为官服颜色,鱼,往往也是指符信,这里指作官的符信。诗人在作品中,描写了武当山在历朝政治上的地位,那是“神仙官府”,它拥有三十六宫,五千“卫士”,气势宏大。人们都在说自己的才能突出,却难以得到较好的施展,难以为人所重用,而我却以为,做闲官会更好,这样一来,就会有时间做一番学问。今日与韩君相别,我十分的羡慕,真想我俩换一换,用我这个“官”(朝廷之官),来换韩君的“官”(武当山宫观提督)啊。最后两句抒发了自己对韩君的感情,也是依依惜别,恋恋不舍。

诗人作为一代文豪,作起诗来也是落落大方,自然流露真情,从而不显雕琢之痕迹。此诗就是这种风格的体现。特别是“人言才大难为用,我爱官闲好读书”两句自然娴雅,“临别与君堪一博,肯将青绂换绯鱼”二句显露真情,用典恰到好处,足见诗人写作之功力。

  评论这张
 
阅读(89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